百书楼 > 轮回乐园 > 第十八章:开门

第十八章:开门

        蔓延在周边的灰色光华消散,苏晓手中的死灵之书消失,被血枪钉在地上的乌鸦女突然睁开双眼,问道:

        “你…做了什么。”

        乌鸦女感知自身,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不仅如此,她被麻醉的身体正在快速恢复知觉。

        越是正常,乌鸦女心中越没底,她虽不清楚「死灵之书」的来历,但只需肉眼去看,都不用感知,就知道这不是好东西,那种危险、诡谲、邪恶感,让作为暗杀者的乌鸦女都通体生寒。

        “……”

        苏晓没理会乌鸦女,随着他的操控,将乌鸦女钉在地上的几根血枪消失,他拔出长刀后,反手握刀,一刀刺入乌鸦女的胸口,直穿心脏。

        感受到心脏处那冰凉的痛感,乌鸦女闭上双眼,她是暗杀者,早就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对此,她并不痛恨,至少没死在无名小卒手中。

        苏晓拔出长刀,之后观察乌鸦女的伤势,细密的半透明根须在她伤口内蔓延出,先是缝合心脏,之后缝合外伤。

        躺在那等死的乌鸦女,越发感到不对,她不仅没感觉到死亡临近,反而感到伤口不疼了,不过她以前没死过,只当这是死亡前的体验,所以继续老实躺那等死。

        观察乌鸦女身上的伤势后,苏晓确定一点,「死灵之书」已暂时隐匿在乌鸦女身上,只等对方回奥术永恒星。

        这类「爹级」器物,并非想找上哪个大势力,就可以找上的,没有对应的因果,它们就算去了那些虚空大势力,也最多是和那边发生正面冲突,而非能成为野爹。

        这需要一个很关键的过程,就是因果,就比如,当「死灵之书」与奥术永恒星之间的因果,达到一定程度后,奥术永恒星再想甩脱「死灵之书」就很难。

        那不是双方在战力上拼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要是这么简单,魔鬼族早就和「深渊之罐」拼了,怎么可能成为虚空养爹人。

        之前「死灵之书」去魔鬼族,就是以附上伍德为因果,眼下「死灵之书」隐藏在乌鸦女身上,是在悄然建立与奥术永恒星的因果关系。

        从现在开始,这方面的事不用管了,这是乌鸦女、死灵之书,以及奥术永恒星的因果。

        一直躺在地上等死的乌鸦女,忽然睁开双眼,她发现自己不仅没死,全身伤势还痊愈,就连封固住她脊椎的晶体,也消失到丝毫不剩。

        乌鸦女陡然跃起,单手向苏晓抓来,准备奇袭,可就在这关键时刻,她脑中嗡的一声,当即倒地。

        几秒后,乌鸦女从地上站起身,茫然的环视周边,没理解方才发生了什么,她能确信,几米外那灭法没出手。

        乌鸦女不是轻言放弃的人,虽说对于自身没死,她满心疑惑,但大敌在前,她不能继续躺着装死,因此她再度起身,向苏晓扑来。

        就在乌鸦女刚扑出时,她脑中又是嗡的一声,全身发软,眼前漆黑。

        噗通~

        乌鸦女扑到苏晓前方,然后双目无神的不动了。

        「死灵之书」与苏晓虽互相嫌弃,但怎么说都是合作关系,而且这次能缠上奥术永恒星的好事,是苏晓帮忙开的头,「死灵之书」当然不允许乌鸦女攻击自己的合作者。

        几秒后,乌鸦女陡然睁开眼睛,她继续向苏晓扑来,然后又是脑瓜子嗡的一声,眼一黑昏过去了,扑杀苏晓再度失败。

        附近看到这一幕的巴哈快要笑疯,乌鸦女此时就像‘断网玩家’,跑两步断网了,刚连上网要出手,扑出去又断网了。

        当乌鸦女又一次醒来时,她这次学聪明了,接连后跃,警惕的看着苏晓。

        “最近别出高墙城,等你回奥术永恒星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这次逃掉的那几名施法者,我会让派猎人去处理。”

        听闻苏晓这么说,对面的乌鸦女愣了下,这话的字面意思她理解,听到耳中后,就完全无法理解。

        “你还真当我是叛徒?”

        乌鸦女眯起眸子,目光始终坚定。

        “入城时出示这东西,你们这次闹事后,城防会戒严。”

        苏晓将一枚铜徽丢到乌鸦女前方,转身向高墙城的方向走去,后续的事,已经不用他插手,等着看戏即可。

        苏晓之前接到消息,近期内就是奥术永恒星的「奥法庆典」,不仅如此,这次「奥法庆典」还邀请了他。

        准确的说,是邀请了圣焰药师,对于此等庆典,苏晓当然要去一趟,【时间沙漏】一直都给奥术永恒星留着。

        当然,去参加「奥法庆典」的前提,是能抗过死寂城的各种危险,晋升九阶,返回轮回乐园后,才考虑去奥术永恒星参加「奥法庆典」。

        这种奥术永恒星举办的隆重庆典,到时虚空的大中小势力,九成以上都会到场,场面一定是热闹到极点。

        眼下考虑这些都还为时尚早,苏晓一路全速行进,没多久,他就看到了远处的高墙,凭巴哈的飞行能力入城后,见到在城墙上等的休司。

        片刻后,中城区,治疗院总部。

        苏晓从空间鬼门内走出,身后的空间波动平息,看了眼时间,6点17分,刚与敌人厮杀完,他感到饥肠辘辘,先吃晚餐,再处理之后的事。

        晚餐吃的烤全羊,烤羊的味道还可以,主食汤面的味道很不错,当然,这和苏晓偏爱面条有关。

        苏晓查看晋升任务·第四环·开门,这任务基本稳了,也就是说,算上这任务奖励的10颗【庇护石】,他共有18颗庇护石。

        「庇护石:神圣生命的力量在里面汇聚,激活后,可在12小时内抵御死寂的侵蚀。」

        苏晓当然不会自己进入根源·死寂城,布布汪、阿姆、巴哈都会同去,就是18颗【庇护石】分四份,每份4.5颗,可抵御死寂侵蚀54小时,两天出头的探索时间。

        至于罪亚斯、伍德、凯撒那边需要的庇护石,他们自己有门路,‘好队友’彼此是合作,小队中没人会充当保姆,行就是行,不行就量力而为,别拖累别人。

        正因如此,‘好队友’小队中,基本不会出现一个人全程mvp的情况,就比如眼下,第一轮安排老怪物,是苏晓处理,第二轮找根源·死寂城入口,伍德和罪亚斯被揪出来后,罪亚斯接手这件事。

        说两天时间,那就是两天,期间根本不会来苏晓这边求援,或是提一堆要求等,罪亚斯那狗贼直接消失两天,第三天事情解决,过程也没提,直接给出成果。

        学院派服软,这比从那边窃取到死寂城入口的位置,要好上太多,到现在为止,苏晓依然想不通,罪亚斯是怎么做到这点的。

        以大贤者·图尔兹的固执程度,别说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就算架上他全家脖子,这老家伙也只会冷眼看着,半个字都不会说,更别说现在的服软。

        考虑到罪亚斯当初揽下这件事时那干脆的态度,肯定是利用了自身的优势,且,这种优势是苏晓与伍德都不具备。

        眼下已和学院派约定好,明早就出发,去死寂城的入口,学院派那边隐晦的透露,入口就在高墙城内的某处,考虑到高墙城内的范围,比其他世界一个帝国的国土还大几分,这就不值得意外。

        办公室内,苏晓靠坐在沙发上,闭目小憩了片刻后,让布布汪将老查曼找来。

        “大人,您找我?”

        老查曼一副没睡醒的模样,这两天把他忙坏了,期间还诈死了一次。

        “蒸汽神教那边的眼线,今天传来消息了吗。”

        苏晓开口,这是他每天都关注的情况,只不过最近两天因冥想法,以及对付施法者们,这事三天没理会了。

        从让克兰克成为世界之子开始,蒸汽神教那边的眼线,一直盯着克兰克,每天汇报一次,这也是苏晓为何清楚克兰克与克萝这两兄妹间的博弈情况。

        公爵的长女·克萝,虽想要与己方联合,但苏晓作为幕后策划者,当然不会偏袒哪一方,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克兰克安排掉自己的妹妹,已是十拿九稳。

        那些追随克萝的人,全被克兰克以各种手段除掉,之前的情况是,克萝连试验所都出不了了,来自她兄长的屠刀,已然悬在他头顶。

        眼下也不知道克萝那边情况如何,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凉透了。

        “我去探探情况,十分钟后给大人回复。”

        老查曼惺忪着睡眼离开,没用十分钟他就返回,低声道:“那边的所有眼耳,都失去联络。”

        “哦?”

        苏晓放下手中的茶杯,取出装有吞噬者·黑a碎片的玻璃管查看,发现黑a的碎片依然活跃,代表黑a没死。

        当时选上克兰克后,苏晓就感觉这家伙不一般,事实也证明了这点,从开始到现在,克兰克在没受苏晓这边引导的情况下,一直在遵守着苏晓预定的轨迹行动着,就像一只被血兽盯上的狐狸,知道自己和血兽那巨大的差距,以及怎么做,才能不引起这血兽的注意与愤怒,谨慎的以固定轨迹行动。

        一直到野兽大师入城,以及苏晓开始收拾施法者们这个时间点,那只狐狸知道,机会来了,想要反杀一类,是在找死,这狐狸最初的目的,就不是反扑黑暗中的庞大血兽,而是逃。

        “克萝死了吗。”

        苏晓开口,闻言,老查曼答道:“那边的眼耳还在,克萝没死。”

        “嗯,给你放个长假,去休假吧。”

        听闻苏晓此言,没睡醒般的老查曼,立马就精神,他搓着手指,意思为,是不是带薪休假。

        “带薪,去吧。”

        闻言,老查曼喜笑颜开,向外走去,到了门口时,他的脚步一顿,似是想说什么。

        “死寂城不是你该去的地方。”

        听苏晓这么说,老查曼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

        “大人,我是不是也要休假?”

        一旁的玛丽娜女士开口。

        “你还不行,你的事,之后再说。”

        苏晓起身向外走去,见此,布布汪、阿姆、巴哈、玛丽娜女士都跟上。

        苏晓最初见到玛丽娜女士时,对方因抵御狂兽入侵,重伤濒死,那时的玛丽娜女士只剩一口气,经苏晓的治疗后,次日恢复。

        这不是苏晓最在意的,那次龙神·迪恩袭来,玛丽娜女士迎敌时的姿态,才是苏晓所在意的,「人狼化」能力并不稀有,可玛丽娜的人狼化,给苏晓一种很独特的感觉,既陌生,又有几分熟悉。

        之后几天的接触中,苏晓发现,相比老查曼、休司、莉斯三人,他对玛丽娜女士的印象要更好些,那种感觉,就像许久没见的老友,因机缘巧合遇到了。

        就算如此,苏晓依然想不通为何会如此,直到她得知了玛丽娜女士的一个爱好,每到夜深人静时,玛丽娜女士都喜欢独自坐在寝室楼的楼顶,看着月亮,照耀在月光下。

        问她为何如此,她自己也不知道,只说,在月光的照耀下,她感到安心。

        这让苏晓知道了,为何自己在玛丽娜女士身上,感觉到那种老友的感觉,这与玛丽娜女士本人没关系,而是她体内传承的银.月狼之血。

        灭法和银.月狼,当初以元素力量为凭证,订立了盟友誓约,眼下遇到了传承狼血之人,苏晓当然会有种老友般的既视感,只可惜,玛丽娜体内的狼血不多,连「月狼化」都做不到,更无法使用月光之力。

        这个世界内,不会无缘无故的传承狼血,苏晓估测,本世界内大概率有月狼墓,也就是「狼冢」。

        过会处理完克兰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