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诸天尽头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睁着眼睛说瞎话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睁着眼睛说瞎话

        海天之间,三位神明和一个半神,两两组合对峙。

        罗素拥有神明的力量,却没有神明的权柄,刚好可以视为半神。

        “宙斯,当初平分功劳的时候,天空归你,大海归我,冥界归哈迪斯,这是我们一口咬定的事情,事到如今,你居然反悔?”

        波塞冬提着三叉戟,面上愤愤不平,说话间,又朝哈迪斯靠了靠。

        单独对上宙斯,波塞冬嘴上不说,身体还是有点虚的。

        有哈迪斯在就不同了,波塞冬琢磨着这两人半斤八两,打起来的话,宙斯因为权柄的缘故更强一些,但短时间内难分胜负,他也好借此机会除掉罗素。

        波塞冬有想法,哈迪斯自然也有。

        自从神山分权之后,波塞冬和宙斯的关系就日益亲密,加上两人一丘之貉共同话题又多,日常排挤他这个大哥。

        深究原因,无非是冥界苦寒之地,波塞冬不想去,和宙斯抱团组队,二对一好将他死死压住。

        宙斯乐于如此,拉拢实力稍弱的波塞冬,打压威胁巨大的哈迪斯,好稳固他众神之王的统治权。

        今天是个大好机会,哈迪斯决定趁机拉拢波塞冬,重新组队对宙斯施压。

        这很难,自家兄弟太熟了,他知道波塞冬就一怂货,嘴上吵得凶,真动起手来,立马腰酸背痛各种身体不适。

        所以,能拉拢波塞冬,让他和宙斯决裂最好,再不济,也要让两人心生间隙,不像以往齐心合力。

        这就简单多了,罗素拥有操控大海的能力,且是宙斯私生子的身份,足以令两人反目。

        “大哥,你看到没有,那小子一身黑,比你还像冥界主人。”

        波塞冬阴嗖嗖使坏,大声慷慨道:“这肯定是宙斯的阴谋,他把你赶到冥界还不够,还要抢走你冥王的权柄,还……还偷你老婆。”

        哈迪斯:“……”

        “你放屁!”

        宙斯当即大怒,脑门电弧炸裂,用闪电矛指着波塞冬:“那天你偷窥冥后洗澡,被我当场抓住,是谁想偷哈迪斯的老婆,一目了然。”

        哈迪斯:“……”

        “没错,这事儿我也听说了,就是波塞冬干的,当真禽兽不如。”

        罗素加入声讨波塞冬的团队,满脸愤慨之色:“哈迪斯,波塞冬馋你老婆的身子,还诬陷给宙斯,我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宙斯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无耻小人。”

        罗素跟着点头:“是吧,就没见过这样的,呸,我都替他丢人!”

        “你们两个不要血口喷人,上次我就说了,那人不是我。”

        波塞冬怒斥罗素和宙斯,转头道:“大哥你知道我的,我没偷看冥后洗澡,想都没想过。”

        哈迪斯:“……”

        好歹也是天空、大海、冥界的霸主,能不能换个好点的话题?

        哈迪斯很是无语,这么多神明看着,一个两个都拿冥后洗澡说事,他不要面子的吗?

        “大哥,你说话呀!”

        我说个屁!

        哈迪斯翻翻白眼,正想将跑偏的话题重新拐回大海上,突然宙斯再次开口,指着波塞冬骂道:“无耻之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仅偷看冥后洗澡,还趁她沐浴时,折了她花园里的金枝。”

        “?”

        波塞冬大惊,下意识看向哈迪斯:“大哥,你老婆花园里的金枝被宙斯折了,这事儿怎么没听你说过。”

        哈迪斯:“……”

        金枝是谁折的,大家心里都有数,哈迪斯本不想提这事儿,现在被挑明了,当即怒视宙斯:“你以为你装成波塞冬,就能骗过我吗?”

        “误会,都是误会,我来说句公道话,是波塞冬折的金枝。”

        罗素立即声援宙斯,作为当事人他很有发言权:“在冥河边上,波塞冬出现,将金枝交在我手里,我亲眼所见岂能认错人。”

        宙斯微微一愣,而后底气更足了:“没错,就是这样,我相信罗素,他不可能说谎。”

        “He~~tui!!”

        波塞冬一口唾沫吐下,怒目道:“无耻至极,你们两个骗谁呢!”

        正说着,一只地狱冥蝶翩然从黑暗中飞出,缓缓落至哈迪斯指尖,他微微皱眉,片刻后更加愤怒。

        “宙斯,你的儿子私自进出冥界,还扰乱神圣公正的审判,这事儿怎么说。”

        地狱冥蝶飞起,磷粉洒落,彩光幻化成七彩光幕,重现罗素打开地狱之门的场景,临走时还顺势黑了波塞冬一把。

        宙斯望之语噎,不知怎么接话。

        就在哈迪斯和波塞冬冷笑不止的时候,罗素大怒出声:“好你个波塞冬,你将金枝给我的时候,我以为你是好心助我,没想到在这算计我。”

        “?”

        宙斯挤挤眼,都这样了,难道还能圆?

        “你们看,那人虽长着一张我的脸,却自称是海皇波塞冬,还有那股海浪,分明就是波塞冬假冒我。”

        罗素瞪大眼睛,看向宙斯:“是吧,太假了,一眼就看穿了。”

        “对,对啊!”

        宙斯瞬间瞪大眼睛,指着波塞冬说道:“装模作样都不像,上次偷看冥后洗澡的时候也是,除了你波塞冬,还有谁能干出这么蹩脚的栽赃陷害。”

        “无耻!无耻!你们两个睁着眼睛说瞎话,分明是他陷害我,怎么变成我假扮他了……”

        波塞冬气得眼皮直跳,转头看向哈迪斯:“大哥,你倒是说句公道话呀!”

        哈迪斯:“……”

        心太累,不想说话。

        “哦,我知道了,是你,你的能力和我相似,那天偷看冥后洗澡的人是你。”

        波塞冬恍然大悟,从梦中惊醒,一脸喜色指着罗素,对哈迪斯邀功道:“大哥,我是清白的,宙斯和他的私生子组团偷看冥后洗澡,被发现了就诬陷是我干的。”

        哈迪斯:“……”

        都说换个话题了!

        “胡说八道!”

        罗素冷哼一声:“如果是我和宙斯同行,何苦自曝行踪?分明是你欲行不轨,被路过的宙斯当场抓住,你心怀恨意,现在发现我有同样的能力,便将这等丑事推给我。”

        “原来是这样,波塞冬果然无耻。”宙斯用力点头。

        “是吧?”

        “嗯,他不要脸!”

        “不是我!!”

        黑的被说成白的,白的被说成黑的,波塞冬已然气炸,驾驭黄金战车直冲而上,见罗素和宙斯紧握武器,一个急刹车停下,退回哈迪斯身边。

        “大哥,你怎么不上?”

        “……”

        哈迪斯已经气到不想说话了,有为罗素和宙斯的不要脸,也有为自己选了个猪队友。

        事到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成,想要再进一步也简单。

        只见哈迪斯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气呼呼走进黑暗通道,身后跟着地狱冥蝶,返回冥界去了。

        按照原计划,哈迪斯这时应该和宙斯、罗素站在一起,三人联手胖揍波塞冬,在其无助绝望的时候,伸出兄长的宽大手掌。

        奈何那两人太过无耻,哈迪斯几次都没狠下心和他们同流合污。

        “大,大哥!?”

        原地,波塞冬嘴巴张得老大,不明白好好的盟友怎么说走就走。

        “波塞冬,你干了这么多丑事,还屡次栽赃给我,今天就要你给个说法。”宙斯的笑容逐渐狰狞起来。

        旁边罗素见状,也跟着狰狞起来:“说,那天偷看冥后洗澡的人,折断金枝的人,是不是你?”

        “不是我!”

        波塞冬咬紧牙关,三叉戟横举,一副不畏强权所迫的架势:“你们两个,不要以为哈迪斯走了,我就会怕你们。我是海皇波塞冬,真当……”

        “真当我好欺负吗?”

        罗素接过话,说出波塞冬的台词,讲真,他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轰隆隆————

        雷霆搅动天象,使得整片天空变得阴晴不定。

        宙斯背靠天空,以狂风卷来无边云气,凝聚出黑云遮住天际,暴走的紫电雷蛇游走黑幕之间,爆发出隆隆巨响。

        罗素见状,操控雷霆加了把力,气旋疯狂舞动,飓风般将他和宙斯牢牢包裹。

        二人沐浴浓郁雷浆,周边电弧忽明忽暗,强势无比的气息搅乱空间裂缝,震慑大海匍匐发出哀鸣。

        “说,是不是你?”

        “说!”

        “……”

        波塞冬愤懑看着这一幕,苦苦等待不见哈迪斯出现,悲从心来,一怒之下接过这口锅。

        “没错,就是我!”

        “波塞冬,是你偷看冥后洗澡的?”

        “是我。”

        “是你折断金枝?”

        “嗯……”

        “是你私自进出冥界,扰乱公正审判?”

        “啊……”

        “呸,就知道你是,不要脸。”

        罗素问完之后满脸不屑,看向宙斯:“波塞冬还有什么罪行,趁着今天,一口气都让他认了。”

        “你要这么说,那可太多了。”

        宙斯当即瞪大眼睛,怒视波塞冬:“那天有人在奥林匹斯山偷看女神们洗澡,被发现后驾驭雷霆逃走,事后女神们都说是我所为,我问你,这桩悬案是不是你干的?”

        你这厮竟不要欺人太甚!

        波塞冬怒不可遏,大喝一声:“没错,就是我,都是我,这下你满意了吧!”

        说完,波塞冬调转战车,气急败坏返回了大海之中。

        “哼,我就知道是他。”

        宙斯转头看向罗素,越说越气:“害得赫拉对我横目冷眼,阿瑞斯、赫尔墨斯他们也好多天没和我说话了。”

        信息量有点大!

        罗素捋得顺,感觉还挺顺,立马连连点头,同仇敌忾道:“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今天拨乱反正,众神们都看清了波塞冬的丑恶嘴脸,知道你是冤枉的。”

        “可是我之前受了好多冤屈。”

        宙斯甚是气愤:“波塞冬跑得真快,还有好多冤案没翻,着实可恨。”

        “……”

        罗素实在不想接话了,高山仰止,在不要脸这方面,他愿称宙斯为最强。

  http://www.bsl666.com/xs/240386/48127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