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我夺舍了魔皇 > 223.陈洛阳你好卑鄙!

223.陈洛阳你好卑鄙!

        程虎元虽然被陈洛阳的神武魔拳打的抬不起头来,但他心中始终不失冷静,一直在谋求脱身之法。

        虽然身上已经遍体鳞伤,可他也在慢慢适应熟悉陈洛阳出手。

        想要反败为胜,已经没有希望。

        伤势加重,不足以支撑他再反击陈洛阳。

        但他渐渐找到了逃生的机会。

        生性谨慎的他,右手龙爪这样的杀招尚且准备,自然更会给自己预留逃生用的后手。

        只是陈洛阳出手实在太猛太狠,让他想跑都困难。

        不过,到底还是给他找到一个机会。

        借助右手龙爪卖了个破绽,程虎元仿佛壁虎断尾求生一样,终于成功激身上逃命动用的异宝。

        玉牌破碎后形成的白光里,隐约有一只大鸟的身姿。

        在白光作用下,程虎元的身形与之相合,顿时冲天飞起,脱离陈洛阳拳势笼罩范围。

        度之快,让陈洛阳想要施展月皇真身的月下飞天身法,都有追之不及的感觉。

        但看着白光,陈洛阳不急不躁。

        “原来你名字里这个‘虎’,是壁虎的‘虎’啊。”

        他伸手一招,顿时广阔力场笼罩四方。

        程虎元眼前立马出现浩瀚星空,深邃宇宙的景象。

        视野里,全是斗转星移,群星汇聚交错。

        无数星斗挪移之间,各有自身轨迹和规律,彼此间却有似乎隐隐相互作用,形成独特的力场以及玄妙的道理。

        白光投入其中,顿时也像是变作一道不停挪移的星辰,在夜空中转了一个大弯。

        陈洛阳身形移动间,则来到那条轨迹上。

        虽然白光在挣扎,但弯转之间,直接同陈洛阳迎面对上。

        如果是程虎元本人,堂堂一位第十四境强者,陈洛阳也没把握自己的换日大法可以直接挪移对方本人。

        但这白光虽然精妙,却只是单一追求度,反而被陈洛阳的换日大法所克制。

        所以陈洛阳招手间,程虎元便重新跟他面对面。

        这一刻,程虎元终于有些端不住范儿,几乎要破口大骂出声。

        他是真的对陈洛阳做过不少调查了解。

        换日大法,他也知道,并且清楚其中妙用。

        他在神州浩土这段日子里,甚至已经搞清楚,这里古神教的换日大法,跟红尘界那边的换日大法,还有些许不同。

        同时他也了解到,魔皇陈洛阳性情高傲至极,生平只爱正面硬碰硬战胜对手,欢迎强敌对他的挑战,甚至以此为乐。

        而对于换日大法这门古神教绝学,从始至终都嗤之以鼻。

        准确说来,不单单只针对换日大法,而是对类似借劲御劲的绝学都看不上眼。

        其心态甚至嚣张到近乎人尽皆知。

        我足够强,何必借你力量?

        我足够强,你来卸我力量试试看?

        程虎元认真打听收集信息,基本肯定这确实是神州浩土这位古神教教主的一贯心思作风。

        做了很多功课的他,并没有因此生出骄傲自满的情绪,反而对陈洛阳的实力更加警惕谨慎,所以今日才来联络剑皇陶忘机联手。

        他在红尘界同魔佛一脉传人也不怎么对付,所以相较而言,陶忘机是更好的战友。

        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暂时忍让,去试着联络魔佛传人,也在其计划中。

        跟那页天书比起来,此前一些矛盾,也可以暂时先放放。

        在这神州浩土,陈洛阳是他头号大敌。

        为了这个对手,程虎元在不断做准备,并且仍然觉得不够,可惜今天就被陈洛阳截住。

        避无可避的情况下,程虎元倒也不惧。

        他只是想尽可能增加胜算罢了,并不是真的害怕对方。

        既然狭路相逢,那就战上一场。

        即便不敌,他也有把握脱身。

        亲身跟陈洛阳交手,能得到更准确的第一手情报,对他而言,反而更好。

        哪怕先输这一场,日后也可以卷土重来,更有把握。

        先赢不叫赢,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真正交手之后,程虎元此刻心里最大的感触是…………

        卑鄙!

        真他么的卑鄙啊!

        父皇和一些人总批评他行事作风阴沉,不够光明磊落。

        程虎元自己也素来承认,他有时候或许想得太多。

        但现在他突然现,跟眼前这个对手比起来,自己实在是太天真,太淳朴了!

        把他截击在这里其实倒还罢了。

        结果动起手来,“祝融”后面居然藏了一式“玄冥”,直接把他程虎元坑到翻不过身来,只能落荒而逃。

        程虎元誓,自己如果能逃出升天,回到红尘界,第一件事就是把失传多年的“玄冥”重新现世的消息宣扬四方。

        如果说“玄冥”的问题这是他被自己的惯性思维所害,也就罢了。

        那现在这个换日大法又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诸法皆通,唯独不修换日呢?

        说好的只刚正面,不借力打力呢?

        说好的拳头打到底呢?

        靠!

        陈洛阳,你这个卑鄙小人!

        你狂龙猛虎的面具背后,是一条卑鄙的毒蛇!

        程虎元出离的愤怒了。

        或许是愤怒于自己小心求证,辛苦查问,结果却偏偏自己踩进大坑里。

        或许是愤怒于陈洛阳挖了坑不知道埋谁,最终却是他程虎元踩进去,摔得灰头土脸。

        不管是愤怒于陈洛阳的卑鄙奸险,还是愤怒于他自己的自作聪明。

        此刻程虎元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身随白光,迎面冲向陈洛阳的拳头!

        程虎元拼尽全力,勉强从白光中挣脱出来,想要摆脱换日大法力场的影响。

        但等他挣脱出来的时候,陈洛阳的拳头也到了。

        程虎元只来得及鼓起最后余勇,催动辉煌谱残存功力,抵挡对方的这一式“祝融”。

        但眼下他七痨八伤之际,金光烈焰暗弱,再难抵挡火神之拳。

        燃烧的神拳直接将他整个人砸进海底,破开海水,重重埋入海底礁岩中。

        陈洛阳身体周围拳意环绕凝结成实体,巨大的神魔相力量分开海水,屹立于海底礁岩之上,化碧海为大地。

        他手下没有丝毫停顿,神魔相的手掌,直接抓向海底的程虎元。

        程虎元此刻仰趟在破碎的礁石间,周围有岩浆涌起,直接形成海底火山爆。

        暗弱的光明煌此刻跟熔岩地火相比,也显得极为微弱。

        但就在这时,黯淡的金光火焰,反而重新变得明亮。

        甚至是前所未有明亮。

        犹如回光返照。

        又像是末日狂欢。

        “本王,绝不会在你手里受辱!”

        之前的挫败,被愚弄的愤怒,反而把一向谨小慎微的程虎元彻底点燃。

        这一刻他完全没有苟且求生,忍辱负重,卧薪尝胆的意思。

        也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人生里,这样的事情太多。

        眼下的他,反而前所未有的决绝刚烈。

        其身体中,爆出惊人的力量,也是最后的力量。

        耀眼至极的金光烈焰从海底冲天而起,甚至驱散周围地火岩浆,连一座座喷的海底火山,都在这威势面前瑟瑟抖。

        程虎元目眦欲裂,怒视陈洛阳。

        他要以自己最后的辉煌,拖陈洛阳陪葬!

        但就在金色的光明煌彻底炸裂的前夕,陈洛阳双手齐齐向前伸出。

        刚猛暴烈的“祝融”,同冰冷孤寂的“玄冥”一起轰落!

        赤红烈焰和青黑玄冰,组成一片狂潮,死死压住金色的火海。

        并将之破开,然后重重轰击在程虎元身上!

        “自杀,很不好。”

        陈洛阳说道:“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生,还是我打死你吧。”

        程虎元出最后不甘又愤恨的怒吼。

        但声音还没真的出口,就已经被陈洛阳狂暴的力量砸回胸腔内,瞬间没了声息。

        “祝融”爆炸的声音,这次没有响起。

        声音全都被“玄冥”冰封。

        但是恐怖的浪潮,一波接一波,不断向四方扩散,向海底地心震荡。

        大范围内的海底礁岩,被陈洛阳直接轰塌。

        良久之后,海水方才重新向这片地带汇聚。

        在海水还较少之际,乍一看,海面红光一片。

        并非血染,而是海底地火完全泛滥。

        大洋之上,气候变化,整体风起云涌。

        陈洛阳的身体在庞大的神魔相笼罩下,徐徐升起,回到海面上空。

        那条炎龙,此刻在远方游荡,一时间都不敢靠近。

        方才这一战的恐怖声势,让它感觉比先前同在大海上那场双皇决战还要更加可怕。

        陈洛阳的视线,转头朝东南方向望了一眼。

        惊涛骇浪间,看不见什么东西。

        因为距离太过遥远。

        不过,那边正是玉勺岛所在的方向。

        整个大海,这时都受到大战影响,台风海啸四处都是。

        此刻的玉勺岛,同样面临海啸侵袭。

        只是那通天光柱始终屹立,稳稳护持住玉勺岛。

        惊涛骇浪中的小岛一片宁静,人间仙境一样,和光柱外的大海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岛屿上,有不少人从生活的地方出来,神色凝重望着光柱外的大海。

        一个山洞入口旁,剑皇陶忘机负手而立,遥望远方,其小弟子石镜跟在他身后。

        陶忘机远眺海外,忽然心中隐隐有所感应。

        面前,仿佛有一双暗金色的眼睛,正与他对视。

  https://www.bsl666.com/xs/241442/37029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