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我夺舍了魔皇 > 237.他第一个,你第二个(4更)

237.他第一个,你第二个(4更)

        这一尊黑暗佛陀,比方才不空魔僧显化的黑暗大佛,外形上似乎还要缩小不少。

        但是给人的感官上,却反而感觉更大。

        仿佛大到彻底充塞周遭天地,四周雪山高原都被他尽数握在掌中一样。

        让人有这种感觉的关键,就在于其双目中,黑光闪动。

        两只眼瞳里,仿佛都各有一个逆转“卍”字符。

        如果跟他比起来,方才不空魔僧凝聚的魔佛法身,就像是寺庙里供奉的泥偶佛像一样。

        而这尊黑暗大佛,则有了几分真正魔佛降临世间的意味。

        陈洛阳抬头望去,可以看见那黑暗佛陀体内,似乎有一个老僧,与之合为一体。

        老僧抬手,手指做拈花状,黑暗大佛也是同样动作。

        一式如来魔掌中的拈花成魔,使来炉火纯青,深得个中三味。

        以陈洛阳此刻的修为境界与实力,面对这一掌,都有了瞬间的精神恍惚。

        眼前仿佛幻象丛生,无尽欲望生出,同时还都被满足,只希望就此沉湎其中,恣意徜徉。

        魔佛拈花,一念开悟,一念生死。

        不开悟者,直接就被当场一掌打死。

        陈洛阳双目中暗金色的光辉闪动。

        蚩尤相头顶九支神兵撞击在一起,出一声让周围雪山全部雪崩的巨响。

        刺耳的兵戈声,声音就如同神兵利器一样,瞬间划破如来魔掌造成的幻境,化解这精神镇压。

        与此同时,蚩尤相双手齐出,分别抓住两支神兵,然后向上一起迎击黑暗大佛。

        一支神兵格开佛掌,另外一支神兵闪电般刺向对方。

        黑暗大佛另外一只手抬起,仍然是一式拈花成魔,手指做拈花状,抓住了刺来的蚩尤枪锋。

        不过,只是微微一顿,其手指就开颤抖起来。

        蚩尤相出无声咆哮,手里长枪继续向前刺。

        黑暗大佛无奈,只得足下生出黑莲花,快后退,松开枪锋。

        不过,他掌势一变,已经从拈花成魔,变作倒栽菩提。

        力量一反一正,一推一送,成功化解陈洛阳这一式“蚩尤”的攻击。

        并且强大的力量,再次打向陈洛阳。

        “师父……”不空魔僧只喊了一声,便再不出声音。

        陈洛阳另一只手掌挡下那老僧的攻击:“这位大师如何称呼?”

        “贫僧圆嗔。”老僧停下脚步,没有继续上前。

        这句话说出口,以他整个人为中心,就有道道凝结成实质的声波向四周扩散。

        无需动手,救下另一边被苏夜刺伤的空屠魔僧。

        陈洛阳的蚩尤相头顶神兵再次齐齐碰撞一下,出的声音形成一道道利刃般的存在,割裂对面如来魔掌所生的音波。

        圆嗔魔僧见状,目光略微闪动一下。

        “看来不是业断三界,连喝破摩诃,贵教也自行推演出来了。”圆嗔魔僧平静看着对面的陈洛阳。

        陈洛阳迎着圆嗔的视线,随口说道:“并不难。”

        说话同时,他一只手里,还抓着不空魔僧的脑袋,将之拎在半空中。

        圆嗔魔僧看了一眼退到自己身边疗伤的空屠魔僧,然后视线就重新看向对面的陈洛阳。

        他没有再继续上前。

        不知道是因为顾忌自己徒弟的性命,还是因为周围四面八方,忽然都有强大的气息涌现。

        先便是一边地平线上,佛光升腾闪耀。

        大量佛门高手,出现在众人视野内。

        那黑衣老僧圆嗔见了之后,暗自皱眉不已。

        相较于古神教而言,他们魔佛一脉跟佛门正宗才是更加水火不相容的死敌。

        问题是,小西天的人,怎么也跑下来了?

        之前没动静,为何今天就突然横插一脚?

        这实在让圆嗔魔僧头疼不已。

        如果说其他敌人还能慢慢周旋,那佛门正宗一脉与他们则不可避免有一战。

        今天就算能战胜陈洛阳,恐怕之后也马上要跟小西天的人再战第二场。

        除了佛光外,另一个方向,则有流星一样的剑光落下。

        剑光落下后,仍然像形成一样璀璨夺目。

        在那光辉中,则似乎有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其面孔。

        在剑光笼罩下,似乎有一对像剑锋一样冰冷的视线,在陈洛阳同老僧之间来回盘旋。

        不管看哪个,似乎都没什么好感。

        圆嗔魔僧见状,心中微动。

        天河一脉同他们魔佛一脉,也素来不怎么咬弦,只是在红尘界里,双方地盘离得较远,所以冲突不多。

        可一旦碰上了,大家往往相处得很不痛快,一边要除魔卫道,另一边又怎肯引颈就戮?

        而天河一脉同古神教的关系,则更像是井水不犯河水。

        现在对方看陈洛阳的视线里明显也带有敌视的意思,圆嗔细细想来,可能跟自己先前在红尘界流传出身古神教的燕明空通晓幽冥剑术有关。

        陈洛阳看样子也很可能身怀幽冥剑术。

        至少,天河一脉现在认为他也跟幽冥剑术沾边。

        这或许是自己可利用的一点……

        圆嗔魔僧正想到这里,忽然就见一道血河似的剑光,同那天河传人,前后脚到了这里。

        血河般的剑光,悬停于那道星辰剑光的对面,迢迢血河,更在天际,仿佛在天空中划下一道血线。

        在血河里,同样有人的视线正在闪动,饶有兴趣的打量现场对峙的陈洛阳和圆嗔魔僧。

        看见那道血河,圆嗔魔僧心情略微好了一些。

        来人,他认识。

        不仅认识,交情还不错。

        血河一脉和魔佛一脉在红尘界同属魔道,彼此地盘相距遥远,少有利益冲突。

        秉持远交近攻的理念,双方勉强可以算半个盟友。

        只是对这个盟友,圆嗔魔僧也不是完全放心。

        他们这种松散联盟,突然被盟友背后捅一刀的事情并不少见。

        但不管怎么说,相较于小西天还有天河而言,血河一脉的现身终究好一些。

        至少,作为死敌,血河可以帮忙牵制天河。

        不过很快,圆嗔魔僧一颗心马上再次一沉。

        另外他察觉到自北方又有两道强大的气息靠近。

        其中一道气息靠近后,可以看见天边出现大量的金光烈焰。

        金色的光辉燃烧起来,仿佛熊熊烈焰,乃是南楚皇朝皇族绝学辉煌谱修炼而成的光明煌。

        南楚皇朝来人,这无疑是件好事情。

        圆嗔魔僧眼下还不知道南楚皇朝为何来人。

        南楚四皇子程虎元之死,目前还只限于古神教和南楚皇朝之间的私下交涉。

        在双方彻底撕破脸开战以前,消息还不至于散布出去。

        南楚皇朝要脸面,古神教虽然不惧开战,但眼下也无心节外生枝。

        所以圆嗔魔僧此刻有些摸不清楚南楚皇朝的用意。

        南楚和古神教是宿敌不假,但圆嗔一时间还想不到对方为什么一定要来这方神州浩土开战。

        也是为了这个陈洛阳而来吗?

        是当然最好,但圆嗔眼下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对方身上。

        因为他看见了跟南楚皇族一起来这里的屠山夷。

        这位红尘古神教的高手,在红尘界名气不小,圆嗔魔僧虽然少与之打交道,但同样认识。

        这光头汉子此刻就这么一步步行走在高原上,不像其他强者那样满身异象。

        但在场绝大多数人看见他,都充满忌惮。

        光明煌笼罩下的南楚皇族与他隔开一段距离,隐隐形成对峙。

        看见这个屠山夷,让圆嗔心情很糟。

        那似乎预示着,神州浩土的古神教分支,得到了红尘界那边总教的支持。

        现在的局面,太乱了。

        不管是他们黑莲佛境还是眼前的陈洛阳获胜,对这场乱局来说,可能才只是一个开端。

        陈洛阳对突然到场的众人,平静以对。

        他只是一只手抓着不空魔僧的同时,看向对面的圆嗔。

        “很遗憾让你空等了一场。”陈洛阳说道。

        圆嗔声音平静:“贫僧只是没有想到,陈教主一向直来直去,今天却突然改了往日作风,要拿小徒来开刀。

        虽然算年龄的话,小徒可能还比陈教主你年长几岁,但以你的实力地位,这却是实实在在的以大欺小了。”

        听见圆嗔对陈洛阳的称呼,屠山夷面上表情似笑非笑,没有说话。

        而其他人的情绪,似乎也没什么波动。

        只是他们看陈洛阳当着屠山夷的面儿,并没有谦让一下的时候,大家心中都觉得值得玩味。

        陈洛阳对此似乎没有任何感觉,只是静静看着圆嗔魔僧说道:“你我一战,在哪里进行,对结果并无影响。”

        圆嗔闻言,不为所动。

        陈洛阳半转身,抓着不空魔僧,递到了自己前方,面对其师父圆嗔。

        “之所以选这里,是因为顺路。”陈洛阳说道:“本教二长老和五长老,以及部分教中弟子,都陨落在这高原上,虽然不知道是你还是你徒弟干的,但把你们都留在这里,该可告慰本教死者在天之灵。”

        一边说着,陈洛阳抓着不空脑袋的五指用力一握。

        一位第十三境的武帝,不空魔僧的头颅就顿时变成一片虚无。

        无头尸体衰落在地上的同时,陈洛阳朝那老僧淡淡说道。

        “他是第一个,你是第二个。”

  https://www.bsl666.com/xs/241442/37029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