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我夺舍了魔皇 > 262.总教再次来客(4更求月票求订阅!)

262.总教再次来客(4更求月票求订阅!)

        陈洛阳的意思,陈初华能听懂。

        她叹息一声:“恐怕还是要靠你来动手,我自己这些日子琢磨下来,收获很有限。”

        说着,她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身体周围有仿佛深渊一样的黑雾涌现。

        陈洛阳点点头:“可能会有些不适,你忍一忍。”

        说罢,他也不多废话,直接抬起一只手掌,探入那些黑雾中。

        浓郁的黑雾,无法阻挡陈洛阳的手掌。

        拨开雾气,在黑雾中心,便有一口黑色的棺材出现。

        陈洛阳的手掌,直接向棺木上伸去。

        越靠近,则越困难。

        就像方才苏夜同班鸿庆之间一样。

        而随着陈洛阳的手掌靠近那副黑色的棺木,陈初华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到得后来,几乎完全不见血色,惨白如纸。

        陈洛阳的手掌,不动不摇,继续向前,最终突破那无形的阻隔,一掌按在黒棺上。

        他眼前微微恍惚,心神激荡不已。

        眼前一切景象,仿佛完全变了。

        自身像是落入另一片时空中。

        先前燕明空那两人遇到我,被我用“左眼”卷走的时候,估计就我现在的感觉吧?

        我这也算跟她们感同身受了……陈洛阳心中不失冷静,反而自嘲。

        他控制着自己脑海中的神秘黑壶。

        不过,不是让黑壶搭救自己,而是尽量让黑壶不要有动静。

        一方面,不暴露黑壶,另一方面,则是向尽可能的一探究竟。

        至于安全方面的考量,他尝试去触动黑壶里那张玉玦模样的符诏。

        这符诏眼下还没能为他所用,对他抗拒,乃至于表现出攻击的姿态。

        但此刻却正好被陈洛阳用来帮自己一把。

        轮回的力量意境影响下,同那黒棺相对抗,让陈洛阳脑海为之一清。

        不过,对方也着实强悍,符诏在黑壶内被震得直抖。

        而陈洛阳却并没能把黒棺推开。

        这让陈洛阳刮目相看。

        尤其是,他隐约生出一种感觉。

        那副黒棺,像是空的……

        黒棺中,仿佛有巨大的吸力传出,经似乎要把那张符诏,从黑壶里吸出来,吞入自己这边。

        陈洛阳不骄不躁,反而控制黑壶不要有大动作。

        他只凭自身同符诏沟通,然后与那黒棺的吸力对抗,想看看对方究竟有多大本事。

        有黑壶托底,这种对抗就算输了也无妨。

        在这个拉锯的过程中,就足以让他看清楚很多东西。

        不过,陈洛阳留意到,另外一边,陈初华本人似乎已经要坚持不住。

        ……其脸色,这一刻就仿佛尸体一样,全无血色,甚至透出阵阵青灰。

        陈洛阳见状,松开咱在黒棺上的手。

        黒棺针对符诏的吸力,顿时减弱,符诏在黑壶里重新安定下来。

        随着陈洛阳把手收回,陈初华那边的负担也随之减少。

        不过,仅仅是情况不在继续恶化而已。

        黑雾同那副神秘的棺木一起消失后,过了良久,陈初华仿佛才渐渐缓过一口气来,脸上青灰之色褪去。

        但是,她仍然面白如纸,肤色不见半点红润。

        陈洛阳问道:“方才,你具体什么感觉,有没有不同寻常的东西?”

        “没有痛楚,没有幻觉,单纯就是精神越来越涣散,意识越来越模糊。”陈初华脸色虽然不好,但语气沉稳冷静:“不过,在最后时刻,我仿佛看见棺盖打开了。”

        陈洛阳没有打断她,只是安静听着。

        对面黑衣女子的双瞳里,少见带上几分恍惚的神采。

        她声音仿佛梦呓一般:“里面好像有个人,但我看不清对方长相……”

        陈洛阳闻言,沉思不语。

        跟他的感觉完全相反…………

        方才在他的感知中,那应该是一副空棺。

        倒不是说他的感觉一定正确。

        陈初华作为真正的当事人,感觉说不定比他这个外来者更准。

        但两人得出截然相反,南辕北辙的答案,未免有些离奇。

        “是什么样的人?”陈洛阳面上平静的问道。

        陈初华摇摇头:“看不清,连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也无法分辨。”

        陈洛阳言道:“就目前初步看来,这黒棺对你有被动保护的意思,但这仍然对你本人存在损害,非常危险。

        而且,它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你的修为进步,否则你现在应该有希望突破至第十三境才对。”

        “可惜摘不掉,只好随遇而安了。”陈初华言道:“当前的状况,我突破至第十三境,在战斗力上的作用有限,倒不如继续钻研这口黒棺,希望有朝一日能主动驾驭它的力量。”

        陈洛阳言道:“你自己把握。”

        陈初华微笑道:“放心,我有分寸。”

        她脸色苍白的站起身来,向陈洛阳告辞离去。

        转身之后,背心却一暖,有勃勃生机涌入,让她近乎干涸的元气瞬间恢复,脸色重新变得红润正常。

        陈初华刚一怔,听背后陈洛阳淡然道:“春神句芒,你应该知道。”

        “确实神奇。”陈初华笑了笑,没有转头,继续向前,出了大殿。

        陈洛阳目送其背影离开,则陷入沉思。

        他刚刚再次试验了一下,用黑壶查询对方信息。

        不过这一次,查的不是陈初华本人,而是那口黒棺。

        结果耐人寻味。

        他有心理准备,可能得不到答案。

        眼下黑壶里的血红琼浆虽然还算充足,但那黒棺表现出来的意境层次却极强,血红琼浆很可能不够量。

        可查问黑壶消息,结果并非血红琼浆不够量,而是黑壶没有反应,不回答这方面问题。

        这可就有意思了……

        陈洛阳独自坐在坐在大殿中,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击座椅扶手。

        …………

        红尘界。

        比神州浩土更加广阔,历史更加悠久的天地。

        南楚皇朝,在这红尘人间,已经立国数千年,一直是红尘中最顶尖的大势力,疆域辽阔。

        在南楚境内,众多宗门世家林立,但基本都要奉南楚号令行事。

        不过,这其中也有例外。

        当其冲者,便是当世有数最顶尖的圣地名门,先天宫。

        这是能与南楚相提并论的庞然大物。

        只是红尘的最顶尖圣地中,先天宫一直都很低调,是以大多数时候,都跟南楚皇朝相处和睦。

        有些时候,双方还会互为奥援,守望相助,共同对抗其他外来的强敌。

        但一般而言,先天宫很少涉足外事,他们更乐意守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

        不过今天,这里的宁静被人打破。

        有特使,自南楚皇都,转成赶来先天宫。

        目的是借先天宫一件宝物。

        “三殿下,宫主正闭关潜修,不得他允许,我等无法做主。”招待客人的老者说道。

        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一身明光袍,神色沉静:“不知宫主近日是否会出关?这次确实冒昧打扰,但情况紧急,不得不为之。”

        老者言道:“宫主并非闭死关,所以用不了太长时日,应该就会出关,但具体日期,恕老朽无法给出准确答复。”

        那位南楚皇朝三殿下说道:“那样的话,方便我们在这里等宫主出关吗?”

        “没问题,老朽这就吩咐下面,为三殿下安排住处。”老者答道。

        “有劳李老。”南楚三皇子说道。

        老者离开后,那三皇子的属下轻声说道:“殿下,不如还是请下面那些宗门的人出手吧,他们不像您一样修炼辉煌谱,按以往惯例,他们第十五境可以降临那红尘下的天地。”

        南楚三皇子淡淡说道:“等于告诉他们,景王叔和四弟,都拿一个同为第十四境的对手没办法?不够让人看笑话的。”

        那手下人当即低头:“是小的失言,请殿下恕罪。”

        三皇子随意的摆摆手,那侍从连忙退下。

        他本人则望着眼前的先天宫不语。

        方才的解释,确实是一重考量,但不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没弄错的话,老四是为了找一件很重要的宝物才下去,结果丢了性命。

        整理收拾他的遗物,他近来似乎在追查传说中的天书残页…………

        如果情况属实,那着实非同小可。

        这事情,眼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说不得,自己要亲自下去一趟。

        可惜至尊为红尘设下藩篱,自己很难降临那方名为神州浩土的天地。

        现在只希望能从先天宫得到帮助,但愿还来得及……

        南楚三皇子随那老者前往客房,在先天宫中住下。

        …………

        与南楚接壤的势力众多。

        其中一家,便是这红尘界里的古神教总教。

        而今,神州浩土那边的消息已经渐渐传开。

        古神教内部对自家在神州浩土的一脉分支,则观感非常复杂。

        那个年轻人,展现出了惊人的潜质与能力。

        神州古神教归宗归源,也将让红尘界的古神教总教,成功掌握红尘下一方天地。

        一方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们古神教的天地,完美的后花园。

        可对方却也表现出明显的不甘居人下之意,桀骜不驯,野心勃勃。

        这让红尘总教这边争论纷纷。

        尤其对于几位有希望接任教主之位的高层强者来说,神州那边的不敬只在其次,陈洛阳不甘居人下的态度才更让他们在意。

        总教青龙殿中,一位老者向一个青年男子吩咐道:“牢记你此行的使命。”

  https://www.bsl666.com/xs/241442/37106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