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我夺舍了魔皇 > 651.陈洛阳的的等待

651.陈洛阳的的等待

        不仅仅是透明皇宫,皇宫外的天地,也开始破碎。

        而透明皇宫整个被“十”字大裂谷分割成四块。

        随着“十”字大裂谷的不断扩张,裂谷越来越宽越来越大,便开始吞噬周围的宫殿群。

        到了后来,透明皇宫渐渐消失,都被越来越大的“十”字裂谷吞没。

        陈洛阳感觉到,整个人皇陵,面临崩塌,一切仿佛当初先天冢破灭时昨日重现。

        而人皇陵中大量精气,再难以保全,全部宣泄出来。

        方才陈洛阳三人借助三大宝物同叶天魔对抗而形成的临时平衡,此刻也被打破。

        精气的流动,不再停滞,而是骤然陷入一个极为混乱的状态。

        东周女皇虽然执掌人皇陵大阵,也再难遏制这一进程。

        并且随着人皇陵精气宣泄,守陵大阵也最终崩溃。

        四散的精气,很大一部分,被人皇陵、覆地印、钧天戈三大至宝收罗吸纳。

        而叶天魔也趁机吸取了一部分。

        人皇陵的天地,最终彻底破灭。

        整个世界先膨胀,后塌缩,要就此崩溃。

        陈洛阳等人,连忙趁着界域膨胀之际,向外遁走。

        在场的人,就算能承受一次世界崩塌的力量,却也没心思白白受这罪。

        姬重近乎瘫坐在天凤背上。

        他这时才多少明白了叶天魔方才话里意思。

        这老魔竟如此猖狂,所谓认栽,竟然是承认自己无法独吞的意思。

        “你要将钧天戈给那马妖吗?”天凤这时出声问道“他不怀好意。”

        姬重擦了擦额头汗水“我答应帮尊先生探查人皇陵,总要带个信物回去。”

        “那我们走吧。”天凤振翅,当即向外飞走。

        刚准备靠近的风昂,顿时沉下脸。

        东周女皇许若彤则望着眼前已经开始塌缩崩灭的世界,面带悲色,久久不语。

        她向着那崩溃的人皇陵行大礼拜了三拜,然后带了人皇令离开。

        人皇陵崩塌,不能再通过原路沧海返回红尘界,大家都置身于虚空中,需要重新找路返回红尘。

        女皇漫步在虚空中,望着茫茫星海,心中琢磨陈洛阳、姬重、叶天魔、风昂他们的下落。

        陈洛阳收了覆地印,被狂暴的虚空吹拂,卷的不知身处何方。

        他第十八境的武圣修为,虽然实力强劲,但毕竟尚未跨越天堑,不曾达到武尊通天的境界,是以在茫茫虚空里行走还有些不便。

        若是在红尘附近也就罢了,但眼下不知身处何方,想回去难度就很大。

        他倒是提前预估到这种可能,做了一些准备,不过眼下先不忙着使用。

        陈洛阳端了一个拳架子,施展“伏羲”推演片刻之后,心中渐渐有数,耐心等待。

        很快,眼前虚空便被破开,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熟人。

        刚刚才打过交道。

        ……叶天魔!

        这老魔头上下打量陈洛阳,啧啧赞叹“早听说至尊手下一个亲传弟子,以前还道平常,但今天一见,确实不同凡响,老夫昔年在你这个境界时,也不曾有你这般修为实力。”

        陈洛阳神态平静“若不然,就该阁下入家师门墙,成为家师弟子了。”

        “好小子,有才华,也够狂。”叶天魔哈哈大笑“如果不是至尊已经收了你为徒,老夫也想要你这么个弟子!”

        陈洛阳笑笑“师父选徒弟,徒弟也选师父。

        实事求是的讲,你水平是有的,不过你教出来的徒弟,不仅都背叛你,貌似还都想杀你。

        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蛮荒卧龙沙也是你的传人?”

        “不错。”叶天魔大啦啦说道“卧龙沙、别东来天赋都不错,李策就差了点意思,不过他本也算不得老夫弟子,老夫只是随便点拨他一手,他能有所进步,天赋才华也过得去了。”

        老者笑起来“至于说想杀老夫,有这心气就是好的,不过可惜,他们都还没这本事。”

        “你可别告诉我,你一心想求死。”陈洛阳淡然道“并不难,随我去见家师就成。”

        “会有那么一天的。”叶天魔毫不避讳的说道“老夫也实事求是讲一句,眼下确实不是至尊对手,不过至尊停在他的境界也已经好几千年动过窝了,他老人家再不动一动,终有一天会被人追上。”

        他上下扫了陈洛阳一眼“好了,小子,闲话不多说了,老夫看你很顺眼,那覆地印留给你也无妨,不过其中精气老夫用得着,吸纳完后宝物便还给你。

        倒是你那具黑棺有些意思,借老夫把玩把玩。”

        陈洛阳闻言笑起来“虽然我并不喜欢把家师挂嘴边上,但我确实有些好奇,你这么光明正大抢劫我,是当家师不存在吗?”

        “原先老夫确实以为至尊已经不在了。”叶天魔坦然道“不过后来清微界道君、羲和界天少君他们都曾经来过红尘,天少君还和至尊定下战约,这么看来是我原先搞错了,至尊确实还在世。”

        “至于说现在,老夫进人皇陵的时候至尊既然没有阻止,那现在就也没关系。”

        叶天魔活动一下手指关节“在老夫心目中,至尊远比人皇强,就是强在这里。”

        陈洛阳颔首“那闲话也没必要多说了,动手吧。

        任何时候,我都不知道‘拱手让人’这四个字怎么写。”

        叶天魔狞笑“硬脾气,老夫喜欢!”

        说话间,毫不客气就是一拳,朝着陈洛阳当头砸落。

        其速度和力量,迅猛到陈洛阳几乎反应不过来。

        但陈洛阳料到对方会立马动手,所以没有等在原地,而是比对方更早动。

        他动作也极为简单。

        黑棺拉出。

        棺盖打开。

        躺进去。

        关上棺盖。

        叶天魔一拳,直接砸在棺盖上面。

        黑棺剧烈震荡,连黑雾都散了不少。

        叶天魔看见陈洛阳的动作,不禁一怔,继而咧嘴笑,眼中凶光更浓烈。

        他也不说将黑棺连同陈洛阳一起带走,就在这茫茫虚空里,对准黑棺连环重拳落下!

        黑棺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固定在原地,只能充当叶天魔的拳靶子。

        棺内,陈洛阳极为淡定,盘膝而坐。

        在他身旁,是重伤之下还遭受黑棺死气不停侵袭,奄奄一息的妖龙程辉。

        陈洛阳任凭叶天魔在外面爆锤黑棺,就当叶天魔不存在一样,自顾自伸手以偷天换日大法炮制程辉。

        妖族的力量,同人族武者迥异。

        偷天换日大法、吞天魔功、无极血海等法门对妖族没有意义。

        就算强行吞噬对方气力,反而对修炼者有害。

        但陈洛阳身怀黑日圣典,吞噬同炼化的能力与正常的偷天换日大法不同。

        所以他此刻不介意程辉已经化身为妖,大摇大摆吞噬炼化对方力量。

        程辉有气无力,心中再是愤恨,也只能任凭陈洛阳宰割。

        不过,他也感受到外面叶天魔的动静。

        “就算吞噬我的力量,你也需要时间炼化,不可能短时间内就突破至武尊境界,至少,这具黑棺撑不到你功德圆满跨越天堑……”

        程辉徐徐说道“他或许顾忌至尊,不敢杀你,但届时你也会跟现在的我一样,只能任人鱼肉。”

        陈洛阳静静听着,然后微微一笑,伸手在妖龙身躯上轻轻拂拭一下。

        程辉便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让你说话,不是因为你说到我痛处,而是你的话太蠢了。”陈洛阳笑笑,继续自己的动作。

        程辉虽然不能发出声音,但双目中,仿佛多了些神采,继续紧盯着陈洛阳。

        他觉得陈洛阳只是在掩饰,他就是说到了陈洛阳的痛处。

        对方眼下肯定极为焦虑。

        外面叶天魔的连环攻击下,黑棺已经越来越脆弱。

        身处其中的程辉对此感知很灵敏。

        棺中的死气在减弱,黑棺本身力量在不停衰落。

        甚至连他程辉被困在这里,都能大致感应到外面的情况了。

        黑棺眼下之虚弱,可以想见。

        被叶天魔这么全力攻击下去,黑棺随时都有可能会破碎。

        而覆地印陈洛阳眼下只是刚刚得到,还无法自如掌控其中力量。

        其他手段,面对叶天魔这般盖世强者,都显得无力。

        至少以陈洛阳当前武圣境界来说,显得无力。

        而他又无法短时间内突破至武尊境界。

        羲皇古阵确实强力,但羲皇古阵布置需要时间,也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地利,引聚周遭灵气。

        眼下身处界外虚空内,灵气稀薄,陈洛阳便是落下金梧桐,布置羲皇古阵,怕也难以抵挡叶天魔。

        羲皇亲自布置的阵法,与后人学来的阵法,完全是两回事。

        这么想来,陈洛阳唯一的希望,便是至尊出手搭救了。

        至尊会出手吗?

        看眼前陈洛阳只能躲在黑棺中的样子,恐怕希望渺茫。

        程辉觉得身体上的伤痛与虚弱,这一刻都远离自己。

        他反而更关心陈洛阳接下来的命途。

        只是可惜,叶天魔也未必会直接击杀陈洛阳。

        程辉心中不无遗憾。

        不过即便如此,也总算有一点安慰。

        眼下自身也虚弱至极的楚皇,隐约也意识到,自己的心理也变得极为脆弱,要靠眼前这一点莫名其妙的乐趣同希望来麻醉自己。

        随着时间推移,黑棺越发脆弱,摇摇欲坠就。

        但楚皇程辉这时突然心中隐隐又有些感到不安。

        他很快找到了不安的缘由。

        眼前的陈洛阳,实在是太淡定了,始终静静安坐,对外界的动静视如不见。

        初时楚皇以为陈洛阳是假装镇定,但很快他发现不是,这个年轻人是真的淡定。

        然后他觉得陈洛阳是笃定叶天魔不敢杀人,所以任由对方施为,但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躲在黑棺中呢?

        程辉开始满心疑惑。

        渐渐地,他感觉,陈洛阳像是在等待什么。

        是等待至尊来搭救吗?

        也不像啊……

        程辉愈发疑惑。

        而陈洛阳始终淡定。

        直到黑棺行将碎裂,棺中黑雾渐渐消失。

        4343894535159331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https://www.bsl666.com/xs/241442/424601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