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我穷得就剩下钱了 > 第1278章 范悉的担忧

第1278章 范悉的担忧

        他在踌躇着,是不是要跳出去抢夺一番。

        可是,远处那似一阵风就能吹倒的黄毛丫头,还有那形似乞丐的老者......

        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两个难民会有什么油水。

        不过这谁又说得准,说不定是哪个修行门派叛逃出来的弟子,或是途中被人追杀,才逃至此?

        一个说不好,身怀巨宝,那也是不一定的,不是?

        抱着这个自欺欺人的想法,他还是决定,抱着宁杀错没放过的心态,一个飞掠逼近过去。

        “停下!”

        ......

        这两道身影停了下来,纳闷的对望一眼之后,便转头望向了前方的这个,突然出现的西域男人。

        “你,还有你!利索点,把身上之前的东西,都交出来!”

        ......

        半个时辰之后。

        山间的另一头走出了两道身影。

        走在前面的,还是那道削瘦的身影,而走在后面的老者,已然换上了一身皮袄所制的新衣裳。

        那张老脸,挂着一副心满意足的笑容。

        ......

        这两道身影,赫然就是在北海,提前离去了的上官飞雪,和范悉二人。

        只不过......

        若是陆羽在这,必然会发现,昔日的那个,畏畏缩缩的,只懂跟着上官凝霜的跟屁虫,变了。

        变得,成熟了。

        她那双明眸透出的,不再是懦弱,流露而出的,是坚定,还有,淡淡的沧桑......

        沧桑?

        ......

        其实,范悉都觉得古怪。

        毕竟沧桑这词,不应该出现在小祖宗的身上,据范悉所知,哪怕是小祖宗她师姐那种神人......都是不应该出现这种眼神的。

        不可否认,小祖宗她师姐是妖孽,是超级天才,但再怎么天才,都与沧桑无关。

        沧桑,哪怕是到了他这种年纪,都还配不上用这个词。

        不是说岁数大了,人就会变得沧桑。

        而是,要经历许多的前尘俗事,许多的生离死别,才会拥有这种难言的气质。

        范悉就奇怪了,这小祖宗,可都一直在他的照看之下,这是怎么搞的?!

        由此,从他察觉到上官飞雪不对劲的那一日起,他就提起了警惕,这小祖宗,可千万是不能有事的。

        他还等着成为擎天教的弟子呢!

        他倒是不想加入魔教,问题是现如今,谁不知他已与魔教扯上了关系,不加入魔教,那只会死得更快。

        除此之外,这小祖宗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小祖宗她师姐,可饶不了他!

        所以这一段时日以来,他对上官飞雪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

        问题是直至现在,这小祖宗也没有表示表示,究竟是什么时候,才答应他加入擎天教。

        不过,范悉觉得应该是快了。

        而加入擎天教,在他看来也是铁板钉钉。

        这小祖宗没有答应,也没有赶他离开不是?

        刚才,碰上了一个拦路打劫的西域修行者,当场就把范悉给乐了。

        若是说道这行当,谁及得上他家的这个小祖宗?要怪,就怪那西域修行者的运气,着实是倒了血霉。

        只是在抢掠一番之后,这小祖宗提了一个问题。

        活~佛,在哪里。

        当然,她也得到了这个西域修行者心怀恶意,幸灾乐祸的答案。

        ......嗯,活~佛?

        “对了,小祖宗,活~佛是谁?”范悉不解问道。

        这个名字也太过古怪。

        “一个不认识的人。”上官飞雪淡淡答道。

        她的语气里,带着些许淡淡的落寞。

        的确,她的性情,自离开黑海开始,就有了明显的变化,换做以前,她不会随意回答问题。

        而一直都会,保持足够的警惕。

        “黄毛丫头也会长大的,一眨眼这不都过去了好几年......”

        范悉心中暗叹。

        他也忘了,从什么时候起,他对上官飞雪,由恐惧转为了......说不出的情怀?

        不对,情感?

        也不对。

        但,他和楚飞雪,在这几年以来,用相依为命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他,慢慢地变得......

        为了她的紧张而紧张,为了她的愤怒而愤怒。

        总之,随着相处的时间渐长,范悉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好,逍遥快活,快意恩仇。

        原本平庸如他,效忠于如此惊天之才。

        不怕老实说,他已觉得不枉此生了。

        “不对啊,小祖宗,你去找一个不认识的人干什么?”

        范悉始终是为人老道,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于是,立马警惕的道,“我的小祖宗,人心险恶,你可千万别被人给骗了!”

        骗?

        他本不至于认为,这小祖宗会存在被骗的可能性,但这不是身处神秘的西域吗,天知道接下来会遭遇什么。

        而他也从来都没有低估,自家这小祖宗善于闯祸的尿性。

        自家小祖宗不是不好,就是太能闯祸了。

        不然,他的日子,想来过得会很不错,也很滋润。

        怎么可能不滋润?

        是,刚开始的时候,天天都得被这小祖宗,把自身的精元吸得干干净净。

        可北海之后,被赏赐的这异兽内丹......

        香,真香!

        “去找他聊聊天。”

        这,就是上官飞雪的答复。

        范悉吧嗒了一下嘴,又挠了挠头,显然是想不透,这去找一个不认识的人,能有什么话题。

        陡然,他的心脏猛地一突。

        “唉我的小祖宗,这可是在西域,你可千万,千万不要闯祸了啊......”

        他双手合十,恳求的道。

        不过他担忧地望着上官飞雪消瘦的侧脸,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范悉的心,也随之沉到了谷底。

        “小祖宗,我怕了你了成不成?你知不知道,这西域和北海、中土、南疆是不一样的?”

        ......

        这回,上官飞雪有反应了,“是吗,有什么不一样?”

        “哎,唉......您老人家可终于答话了......”范悉抹了一把额头渗出的冷汗,连忙说道,“具体有什么不一样,我不知道,但这方天地,都对西域有无数的传言,惹恼了谁,都不能招惹西域修行界。而西域修行界的修行者,也从不主动与外界接触......”

        “小祖宗,你这回可得真要答应我,你......”

        “我就这么像,是来惹麻烦的?”上官飞雪转头,冷冷的反问了一句。

        “呃,嘿嘿,这个......我也不是这个意思......”望着上官飞雪脸上的认真,范悉的心也得以放下大半,讪笑的道,“唉,我这不是防范于未然嘛......不是?”

        ......

        “嗯,我的小祖宗,你要是不去惹事的,我就放心了,但是你这一回,可真得要听我的啊,不然......”

        随着范悉神经兮兮的唠叨,两人也渐行渐远。

        至于,为何他只听过西域,而没有听过活~佛,主要是因自身的境界所限。

        只是,如果让他知道了活~佛,在西域代表了什么,估计范悉当场就得吓瘫了。

        而他也似真的相信了上官飞雪所说。

        此行她去,不是为了惹事。

  http://www.bsl666.com/xs/272098/618258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