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09 强杀

0009 强杀

        昏昏沉沉的,李牧一从关押孩童们的院子中出来,到了洗脂河边上,猛的一下就扎进河水中,冰冷的河水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从狂暴的边缘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在河底往下游游出数百丈,游出了抚柳巷的范围,才在一处没有房屋的河岸边上爬上岸。自从修炼之后,灵气就充分的替代了空气中的氧气,修士只要体内存储着灵气,就不需要像凡人一样呼吸空气中的氧气。这也是李牧一能够在洗脂河中连续潜游数百丈的原因。

        爬上岸边,灵气激荡,将浑身的水汽瞬间蒸发干净。悄悄的返回到客栈中,才将胖老三身上得来的巴掌大小储物袋拿出来,开始清点其中的物件。

        本来储物袋上面是可是设置禁制的,别人若是强行破开禁制,储物袋连同里面的东西可能都会被损毁。但是设置禁制是需要修士的神识辅助才能够做到,而胖老三和毒蜘蛛都是炼气期的修士,没有诞生神识,所以也没有在储物袋上设计禁制。

        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倒在房间内的桌子上,饶是之前用神识粗略的探查过,但是李牧一还是震惊与里面修炼资源之多。光是下品灵石就有一百五十六颗之多,要知道凡门外门弟子每个月从宗门出领取的灵石都才五颗。

        然后还有各种水晶小瓶七八只,里面都是装着各种液体、粉末和丹药,由于不清楚这些丹药药剂有何效用,所以没敢轻易打开。

        除此之外还有两件法器,第一件是一柄长剑,锋利异常,乃是一件黄级中品的飞剑。还有一件则是小盾牌,同样是一件黄级中品的法器。

        其实李牧一制服胖老三也是有运气成分在里面的,当时两人苟合之中,没有将储物袋放在身上,所以胖老三第一时间没有从储物袋中将飞剑取出来对付自己,否则击败胖老三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而有了这两件法器,自己后面去袭杀熊老大和腾老二的把握自然增加了不少。

        之后还有一张皮卷,上面记载这一道名为“万妙合”的修炼功法,粗略一读,竟然发现这乃是一部男女双修的功法。双修功法乃是修炼界中一种比较偏门的存在,通过男女阴阳的互补提升双修之人的修为。

        这万妙合分为两种修炼方式,第一种乃是双方都是修士,双修对男女双方的修为都有好处,这一种才是双修的正统修炼之法。

        而第二种则是双方中只有一方是修士,另一方是凡人。而这种修炼则是一种采阳补阴、采阴补阳的邪恶修炼方式。这种方式能够让修士一方修为得到极大的提升,但是凡人一方的精血本源却是被修士一方吸收,寿元大损,双修之后活不了多久就会丧命。这种双修之法被正道修士视为邪道,为修炼界所不容,可恶之处仅次于夺舍邪法。

        将灵石、两件法器、记载万妙合的皮卷纸收进储物袋中,剩下的就是一些黄金白银之物。这些东西同样被收进储物袋中,以后行走江湖多半能够用得上。

        给储物袋布置禁制的法子很简单,只要将自己的神识烙印在储物袋口子上就行,布置好禁制之后,从储物袋中存取东西就不需要往里面注入灵气了,只需要自己意念一动,通过神识控制就能够将储物袋中的东西取出来,很是方便。

        将自己之前准备的妖兽肉干就这客栈中的茶水吃掉,李牧一花费了两个时辰完成修炼,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此时夜晚已经过半,还有一个时辰就天亮,将夜行黑衣换上,再次的潜出客栈,往城南华灯巷而去。

        华灯巷中的宅院全都是宅院洞府,每座宅院中都有布置聚灵阵,专门供城内的修士修炼。李牧一沿着房顶找到了熊老大所在的丙丁号宅子,好在这宅院洞府中只有聚灵阵,没有布置其他的防护阵法,否则李牧一还难以潜入到其中。

        宅院不大,但是布置还算精致,屋内的灯光从窗户中照射在院子中,显示屋内的主人还没有入睡。

        悄悄的靠近窗户,神识外放,顿时查探找屋内一个彪形大汉正坐在床榻上修炼,而床榻边上倒着一具干瘦的尸体,像是被人吸收了精血一般,显然是熊老大修炼什么邪法将其杀害的。

        这一次李牧一心中虽然愤怒,但是却很冷静,没有急忙冲杀进去。正当李牧一思索着如何将这熊老大引出来的时候,院子外有人敲门。

        李牧一敏捷的翻上屋顶,匍匐在屋顶上,见到熊老大从房间中出来,打开了院门。

        一个身材丰腴,神态妩媚的妇人走进来,递给熊老大一封信,说到:

        “这是那边给过来的东西,灵石呢?”

        熊老大接过信,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袋子,递给了美妇。美妇从中取出来一颗灵石,然后在放回去,手一翻,袋子消失在手中,应该是被其收进了储物袋中。

        “这两天凡门修士差的比较紧,你们几个稍微收敛一些,否则被人连根拔起就不好了。你们自己翻船了不要紧,不要连累了大家。”

        熊老大粗狂低沉的嗓音说到:

        “知道了!”

        美妇离开了。

        而熊老大在院子中站立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正当其将信封收进储物袋中,转身要进屋的时候,心中莫名一惊,连忙朝着旁边闪躲开来。

        只见一道明晃晃的风刃插着身边而过,将跟前的假山直接从中辟断开来。然而不等熊老大转过头来查看是谁偷袭自己,又是连忙闪躲,但是肩膀还是传来剧烈的疼痛,却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来在肩膀处。

        这时熊老大才看清楚眼前一个黑衣人手持着长剑,再次的朝着自己杀过来。

        李牧一本来趁着熊老大躲避风刃的时候,迅速的持剑击杀,直取其要害,但是还是被其避开要害,在肩膀上留下一道伤痕。连忙趁着其尚未反应过来,再次袭杀上来。

        但是等李牧一冲到熊老大的跟前,长剑正要刺杀出去的时候,却是神识一动,立马将那盾牌从储物袋中取出来挡在身前。然后巨大的力道从盾牌上传来,将李牧一连同盾牌一起轰飞出去两三丈距离。

        好在盾牌取出的及时,虽然被轰飞,但是却没有受伤。这是才看见熊老大手中拿着一柄巨大的铁锤,显然也是一柄法器。而方才自己就是被这柄铁锤给轰飞的。

        “胖老三和飞剑和盾牌,你把他们两个杀了?”

        熊老大没有继续攻击李牧一,而是利用灵气将肩膀上的伤势控制住,冷眼的盯着李牧一说到。

        李牧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直接挥剑斩出三道风刃朝着熊老大飞去,同时一道火球紧随着风刃之后。

        熊老大侧身散开,巨锤挥舞,将三道风刃击散开来,同时也将后面的火球也打散。

        散开的风和火球顿时四散开来,火星溅落在庭院中,将房舍都点燃了。

        而熊老大也扛着铁锤朝着李牧一就冲过来。面对这熊老大的狂风暴雨般的攻击,李牧一只能够借助自己敏捷的速度闪躲,而在铁锤的防护之下,长剑根本近不得其身,李牧一只能够抽空用风刃术反击。

        但是这熊老大皮糙肉厚,风刃砍在其身上,竟然只能够割破皮肤,却是难以造成伤害。

        就这样两人相互之间打斗,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终于因为熊老大全程都在全力的挥舞巨大笨重的铁锤,所以体力消耗的极快,动作也变得迟缓起来,李牧一瞅准空隙,一件伤到其手腕处,使得iq铁锤也脱手飞出。

        而这熊老大不愧经验丰富的散修,在铁腿脱手飞出的瞬间,竟然也强行改变了铁锤方向,将李牧一手中的长剑也击飞了出去。

        两人此时相距极近,这时李牧一听到熊老大的声音:

        “嘿嘿,老子炼体,跟老子拼近身搏斗,找死。”

        李牧一在长剑被击飞的瞬间就控制体内的灵气聚集在拳头上,然后左手架开熊老大的拳头,右手一拳狠狠地朝着其胸口就是一拳。

        巨大的反震力量将两人弹开,这一拳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和灵气,脸色都有些苍白。而熊老大的胸膛生生的被李牧一一拳打得陷了下去。一大口鲜血夹杂了些许内脏碎片被吐了出来,瞪大眼睛盯着李牧一,艰难的说到:

        “你他m的也炼体!”

        李牧一强拖着疲倦的身体,冲过去又是狠狠的一脚踢在其下巴上,“咔嚓”一声,颈骨断裂,下颚粉碎,熊老大已经彻底的断了气。

        而此时整个院子已将开始燃起了大火,李牧一将盾牌和长剑收了起来,赶紧在熊老大的身上将一个巴掌大小的储物袋搜出来,然后冒火冲进了屋子中,神识全放,看看有没有灵石资源之类的在房间中。

        然而资源没有找到,倒是发现这床榻上的干尸不一般,里面竟然蕴含这许多灵气,显然不是什么凡人的尸体。

        看着大火已经从外面燃烧进来了,李牧一顾不得其他,赶紧将干尸收进了储物袋中,从毛的宅院后面离开了。而此时因为半夜凌晨,宅院大火燃烧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才有隔壁的人发现起火了,纷纷叫醒周围的人起来施展法术灭火。

        李牧一没有回客栈,而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恢复体内的灵气,同时将那具干尸取出来,研究起来。

        这具干尸异常的坚硬,用飞剑费了老大的力气才能够在其手指上割出来一道口子,没有鲜血流出来。显然这具尸体的主人生前也是一个炼体的修士,而死亡之后尸体没有腐烂,变成了干尸,而那熊老大不知道从哪里得到这具尸体,开始用什么方法利用这具尸体修炼。

        在城内找个废弃的园子,草草的挖了一个坑,将干尸埋了。也许这具干尸对于李牧一炼体有用,但是利用别人的尸体修炼,自己还是过不了那道坎。

        此时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即将天亮,自己必须抓紧时间去击杀那腾老二,否则等腾老二知道另外三人都已经被自己击杀了,再想杀此人就会很难。

        清水巷距离华灯巷不远,李牧一很快就潜伏到腾老二房顶,神识感知中这腾老二修炼比其他三人还要勤奋,此事才收功停止修炼。

        而正当其停止修炼的一刻,正是心神放松,警惕性最弱的时候,李牧一顾不得其他,直接冲破屋顶,朝着屋内的人就刺杀下去。

        而此时腾老二显然来不及反应,就见到李牧一的长剑直取其项上人头。但是在李牧一长剑距离腾老二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腾老二跟前,替其当下致命一击。

        而此时还有两道细长的声音左右之势冲向李牧一。李牧一神识外放,却是看到两条细长的铁线蛇张着嘴,漏出獠牙冲过来。赶紧抽身后退,却是见到替腾老二当下这一剑的竟然是一条巨大的蟒蛇。

        抽身后退之后,两条铁线蛇竟然在空中直接拐弯,冲着李牧一追了上来。剑光闪过,将两条小蛇直接斩断,当即毙命。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杀我?”

        回答腾老二的是李牧一的风刃,但是还是被已经奄奄一息的巨蟒给当了下来,在其身上再次的留下了几道伤痕。

        “你可知道我是谁,这清水巷的住的都是修士,他们立马就会被这打斗惊动,阁下难道认为能够拖逃出去吗?”

        那更要尽快的击杀你了。李牧一心中想到。

        长剑接连斩出许多的风刃。然后风骤术加持之下,终于让那条蟒蛇毙命,冲着腾老二就杀过去。腾老二浑身的本事仿佛就是在这控制妖兽上面,一连三头小妖兽被李牧一斩杀,心中惊骇,一时间竟然被吓得不知所措。

        然而等到李牧一冲到其跟前的时候,却是见到其诡异的一笑,一条浑身通红的细长妖蛇迎面直冲上来,不等李牧一反应过来,就一口咬在李牧一的脖子上。

        “桀桀,这是我的本命灵蛇,剧毒无比,就算是筑基修士中了这毒,浑身修为都会废掉大半,更别说你这练气期修士,要是没有我的解药,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你就要毙命黄泉。”

        而李牧一此时神识扫过脖子,提起的心终于放下,这炼体是真的不错,这小蛇毒性厉害,但是力量实在是太弱,竟然连自己的脖子上皮肤都没有咬穿,更别说中毒了。要知道,李牧一现在每一点肌肤能够承受近三百斤的力道,这小蛇的咬合之力显然达不到三百斤。

        “看你拿着胖老三的飞剑,想来胖老三和毒蜘蛛也被你击杀了,关押老鼠的地方也被你光顾了。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把那熊老大也击杀了。这可就麻烦了,当初撺掇他们三人一起在这天凡城中打下这片基业,可是花费了我不少的精力,现在确实被你给破坏了。

        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那地牢中的老鼠杰作怎么样,桀桀桀,是我教那毒蜘蛛做的。那毒妇还妄称毒蜘蛛,一点创意都没有……”

        然而这有话痨属性的腾老二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见到李牧一竟然一把将脖子上的红蛇扯下来,连着黑色的蒙面巾一同拉了下来,脖子上没有伤口。

        李牧一一把将赤红小蛇扯断,顿时腾老二一口鲜血吐出来,脸色苍白异常。还未再做反应,之间一道剑光闪过脖子,就感觉天旋地转起来,看见无头的脖子在冒着鲜血。

        将腾老二击杀之后,李牧一将其储物袋搜出来,正要离开的时候,外面传来声音:

        “是谁胆敢闯入我天凡城的民宅中,还不出来束手就擒!”

        这是之前打破屋顶的声势惊动了周围的修士,估计是将巡逻天凡城的修士叫来了。而天凡城本就是凡门管辖城市,这些巡逻修士自然也是就是凡门的尾门弟子或是外门执事。

        将黑衣脱下,将凡门道袍穿在身上,施施然的走出房间,到了院子中。见到院子中已经围满了不少的修士和凡人。众人见到李牧一身上穿的凡门弟子道袍,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一位中年的炼气期的修士上前一步,对李牧一说到:

        “这位师弟,你为何在此处,这宅院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在这中年修士问话的时候,边上一个年轻一些的修士冲进屋里,顿时惊呼:

        “死了,腾老二死了,脑袋都被砍了。”

        李牧一还未言语,这中年修士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脸色阴沉,对着李牧一说到:

        “大胆,身为宗门弟子,竟然随意杀人,带回宗门发落!”

        说着边上的修士就要冲上来擒拿李牧一。

        这时李牧一冰冷的声音响起来:

        “这位执事师兄,我可不是随意杀人。”

        这话让众人一愣,几个修士都停住,一时间没有上来擒拿他。中年修士说到:

        “不是随意杀人,难道这屋里的腾老二不是你杀害的。还有,昨晚胖老三、毒蜘蛛、熊老大三人都被杀害了,铁定也是你下的手,就算你是宗门弟子,也逃脱不得。”

        “我说我不是随意杀他们的,我是特意选定他们杀的,听不懂吗?”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851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