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10 处理

0010 处理

        李牧一的话让这个中年巡逻执事气急,当即让手下擒拿李牧一。

        李牧一大喝一声:

        “谁敢!”

        这中年修士和其一帮手下接受宗门的安排,巡逻这天凡城,要说他们和这地下的黑暗世界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而这中年修士竟然能够一口气说出腾老二等四人的名号,自然是之前有相熟的。

        所以自己一旦被这中年修士以及手下擒拿,怕是等不到回宗门就已经身死道消。

        李牧一此时能够做的就是依靠自己宗门弟子的身份,让对方忌惮。

        “这位执事师兄,请问你在宗门内是何职位,隶属哪堂?”

        李牧一这话一问出来,中年修士就知道其心中算盘,正想回避这个问题的时候,谁知道边上一个年轻一点的执事说到:

        “废话,我们当然是外务堂的执事了,整个天凡城都是外务堂的职务范围。不要存在侥幸心理,就算是你背后有靠山,能有我们外务堂硬?”

        中年修士瞪了一眼这年轻执事,这执事立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讪讪的往后退了一步。却是听到李牧一说到:

        “好威风的外务堂。可是我从来都只听说过宗门能够惩处弟子的只有金丹长老和赏罚堂,何时外务堂也有这般权力了?”

        中年修士厉声说到:

        “哼,休要狡辩。你滥杀无辜,我辈修士遇见皆可诛杀你这般的邪魔之辈。”

        “这么说这位执事师兄要不顾宗门规矩了,按照江湖规矩来了。”

        李牧一话语中处处陷阱,哪里像是一个年轻修士,分明就是一个老油条,一不小心就将人坑进去。中年修士感觉自己有些进退两难,当即说到:

        “哼,巧言簧舌,将你捉拿回宗门,自有赏罚堂处置发落。”

        “这么说这位执事师兄还是要代替本门的赏罚堂行事了?”

        中年修士语塞,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吩咐手下擒拿李牧一,还是该退走。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御剑飞来,落在院落中,问道:

        “发生了何事,怎的围了这么多人?”

        中年修士连忙朝着来人行了一礼,说到:

        “罗师弟,这名弟子在城内无故击杀四名散修,现在我们擒拿他,他竟然拒捕,以我们不是赏罚堂出身说事儿。”

        这修士从飞剑上下来,李牧一才看清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修士。这罗师兄看了李牧一一眼,随即就是一掌朝着李牧一拍打过来,顿时空气一道灵气凝聚而成的掌印朝就压过来。

        李牧一想要躲避,但是感觉怎么也躲不开这巨掌,像是撞上了一堵墙一般。掌印过后,后面的房屋倒塌了大半。

        罗师兄才对这中年修士说到:

        “这般证据确凿的,直接打杀了就是,何必废话。”

        中年修士连忙称是,心中却想着我们可没有你这般筑基修为,要是被他拼死反杀两个手下就得不偿失了。

        然而这罗师兄却是诧异的转过头来看着废墟中慢慢站起来的李牧一,虽然身上气息萎靡,但是终究是在自己掌下活了下来。别看自己是随意的一掌,但是这一掌基本上蕴含了自己七八成的实力,就是为了一击毙命。

        罗师兄又是冲着李牧一一掌打过去,这次定要将这个险些坏了自己大事之人击杀。但是灵气巨掌距离李牧一还有三尺的时候,却是被一阵风吹散于无形。

        罗师兄立马往半空中看去,果然看到一道身影悬浮在半空,似笑非笑的看着下方的一切。罗师兄阴沉这嗓音,说到:

        “钟明月,你要干涉我天凡城的事情吗?”

        “天凡城,天凡城何时是你罗宇的了?我怎么你不知道,还是说你真要将天凡城变成你的?还有,我是宗门第一真传,请叫我师兄。”

        罗宇气急,但是还是忍住,对钟明月说到:

        “钟师兄,难道你真要干涉我诛杀贼子吗?”

        钟明月仿佛听到了好笑的话一样,说到:

        “贼子?不知道是你罗宇眼瞎还是怎么的,他身上穿的不是本门的道袍么。难道在你罗宇眼中,穿着本门道袍的都是贼子?”

        “此子在天凡城中击杀四人,定然是贼子伪装成为本门弟子四处行凶,就算你是第一亲传,也包庇不得。”

        说着,罗宇不顾天上的钟明月,就要再次出手。然而钟明月却是淡淡的说到:

        “出雷师叔现在就在城里。”

        罗宇还未发动的法术顿时消散,额头上的汗珠开始冒出来。

        此时钟明月已经降落下来,到李牧一边上,看着李牧一狼狈的模样,口中“啧啧”的惊叹到:

        “炼气期修为受了筑基期一击,竟然能够挺过来,不错。小子,还能听见我说话吗?”

        李牧一勉强的睁开眼睛,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将一口乌血吐出来。钟明月见状,立马拿出一枚丹药,手指一弹,将丹药弹入李牧一的口中,顿时化作一股津流开始滋养受伤的脏腑。

        “看来没事了,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为何要杀这四人,若是杀害无辜,那罗宇说的不错,就连我也包庇不得你。”

        李牧一艰难的说到:

        “请钟师兄去抚柳巷尽头拿出宅院中看看便知。”

        远处的罗宇一听到这话,脸色大变,但是很快就被压制下来,没有人发现其神色的异常。钟明月当即大声说到:

        “走,去抚柳巷看看。”

        钟明月扶着李牧一,跟着天凡城巡逻的只是梦一起往抚柳巷而去。众人到了关押众孩童的院子前,见到一个身材魁梧,脸上长着络腮胡嘘嘘,头上却是秃顶的修士。钟明月和罗宇当即行礼到:

        “见过出雷长老。”

        后面的执事也纷纷朝着出雷行礼。

        出雷脸色不是很好看,对着罗宇说到:

        “宗门让你坐镇天凡城,你自己进去看看你管理的天凡城的样子!”

        罗宇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开始滴落,但是还是带着一帮巡逻执事进去了。出雷继续说到:

        “钟师侄,你也进去看看吧!”

        说着一道无形的手将李牧一拖着,到了出雷的身边。出雷面露差异,说到:

        “竟然炼体了,难怪受了这么中的上还能够坚持下来,不错。”

        很快钟明月和罗宇等人就从院子中出来了,一个个都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钟明月瞥了一眼罗宇,直接说到:

        “简直丧心病狂,天理不容。”

        此时出雷问道李牧一:

        “你杀那四人是因为这里面的事情是那四人做出来的?”

        李牧一艰难的说到:

        “长老明鉴。自己本来打算下山游历,但是在这里见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心中愤懑难熄,将这些邪魔修士诛杀,还请长老恕罪。”

        出雷说到:

        “何罪之有,要是这等惨烈之事真是这四人做出来的,你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唯一做的不够好的就是这般轻易的让这些畜生死了,倒是太过于便宜他们了,要是老夫遇到,定将其神魂抽出来敖炼百年,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罗宇说到:

        “还请师叔明鉴。这些都是这弟子的一面之词,现在除了与他自己,谁也不能够证明这些就是他击杀的四人犯下的罪孽。”

        出雷缓缓的转过头来,铜铃一般大的眼睛瞪着罗宇,冷哼一声,直接将罗宇吓得后退三步。

        “你还有脸说,我告诉你,如此惨烈之事,那犯下的如此罪孽之人纵然万死难辞其咎,你以为你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宗门让你坐镇天凡城,你看看这就是你做的事情,自己管辖之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也有三分责任。

        从今天起,你跟老夫回宗门,在黑风渊中被镇压十年作为处罚,好好想想自己的过失吧!

        钟明月,令你查清楚核实这些惨烈之事就否乃是这被诛杀的四人犯下。同时组织宗门修士彻底清查驱逐天凡城地下的蝇营狗苟之辈,若是发现有罪恶滔天之辈,就地格杀,要是宗门内有人阻拦,让他们直接来找老夫就是。”

        说着,一道灵气凝聚的实现直接伸出来,将罗宇束缚住,然后带着其直接往千石山方向飞去。

        钟明月当即对李牧一说到:

        “这位师弟,你先在城内歇息恢复,放心,现在这天凡城中没有人敢对你出手的。对了,你可知道还有哪些人可能作为证实这四人罪行的?”

        李牧一朝着钟明月行礼,说到:

        “钟师兄,我是今年新晋弟子李牧一,谢过钟师兄的救命之恩。弟子之前击杀胖老三和毒蜘蛛二人的时候,放走了三十二个孩童,都是被他们囚禁的,若是能够找到他们,自然就能够证实了。”

        钟明月让人将李牧一带到客栈中养伤,自己则是带着一干外门执事寻找那些孩童们。

        一天之后,李牧一在客栈中听到消息,凡门派出大量修士进入天凡城开始清查这些年盘踞在这座城市地下的黑暗势力。而此时李牧一的伤势基本上已经恢复了大半,多亏自己炼体增强肉身,恢复能力强了不少。

        从之前出雷处理这件事情上来说,李牧一觉得不管是宗门内,还是这太凡城中,水太深。这罗宇明显是与天凡城的地下势力有所勾结,竟然还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日后一定要小心这罗宇等人,同时自己若是有机会的话,也会竭力击杀罗宇,以报这次他出手击杀自己的仇。

        三天后,李牧一伤势已经痊愈,甚至修为还提升了不少,接连开辟出来五六个穴窍。

        而此时整个天凡城却是发生了天天翻地覆的变化,一连十多个地下散修组织被连根拔起,甚至连有些店铺都因此倒闭关门。凡门再一次向修炼界展示了自己身为正统宗门的实力和獠牙。同时也宣告天凡城只能够牢牢的掌控在宗门手中,别的势力想要渗透进来就得做好被覆灭的打算。

        而钟明月也没有询问李牧一关于熊老大等四人储物袋及里面修炼资源的事情,显然是默许了李牧一获得这部分东西。

        熊老大的储物袋中有下品灵石两百多颗,可比胖老三和毒蜘蛛要多不少,里面有一本介绍炼体知识的册子,还有一道名为“熊镇地”的炼体修炼功法,只不过是残缺的,想来熊老大就是根据这本残缺炼体功法修炼的。

        腾老二储物袋中除了一百多下品灵石外,就是写各种蛇类的卵,李牧一对于这些没有兴趣,就想着找个时间将其全部都卖掉算了。

        这几天在天凡城中虽然冒着生命危险,但是收获不错,灵石差不多有四百多颗;法器有三件,分别是飞剑、盾牌和巨锤;修炼功法得到两部,万妙合和熊镇地;当然还有三个储物袋;其余的瓶瓶罐罐的也是十多个,但是里面装的东西李牧一大多都不认识。除此在外的金银之物则是价值最低的。

        有了这四百多的灵石,至少可以支持自己修炼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这次的事件中,也让李牧一意识到了自己战斗经验不足。虽然每次战斗之前都预先设想了一些手段,但是每次都中了别人出其不意的手段,要不是自己炼体缘故,怕是这次事件中,自己就要死上两三次了。

        然而这当天夜晚,李牧一正在客栈中修炼的时候,突然心中警觉,一个打滚就滚落在床下,客栈中的床却是已经炸飞成碎片。

        “大胆!”

        一声娇喝从房顶上传来,顿时两个身影在客栈内站作一团。李牧一躲在角落中全神戒备,做好抵抗被人攻击的准备。

        而在房间中战斗的两人显然都是筑基期的修为,一个蒙面黑衣人自然就是来刺杀自己的,另一个身着宫装的女修正在与之战斗,显然方才就是这女修出手救了自己。

        这是自己第一次近距离的观看修士战斗,而且还是筑基期的修士战斗。顿时明白筑基修士与炼气期修士之间的差距,心中不免一阵后怕,之前还因为自己能够抵挡罗宇一掌不死而沾沾自喜,现在才知道自己能够从筑基溪水手中活命是多侥幸的一件事。

        一方面全神戒备,一方面全神贯注的观看两人的战斗,学习这如何在战斗中将自身的实力最大化的发挥出来。

        很快女修一剑将黑衣人逼开,然后三道飞针破了黑衣人的防御,在眉心留下三个红点,而黑衣人也就此毙命。

        此时李牧一才看清这女修二十岁左右,肌肤白皙,身材略微丰腴。女修连忙将黑衣人的蒙面黑巾取下来,露出一个中年男修的脸。

        但是这女修一把抓在其脸上,直接将脸皮扯下来,下了李牧一一跳。不过面皮被扯下来之后,却是露出一张三十来岁的脸。

        “散修云魔手。哼,果然不敢自己出手,雇佣散修出手,这帮人隐藏的深呐。”女修喃喃的自语。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李牧一,说到:

        “李师弟,被吓坏了吧。放心,我就是钟师兄请来保护你的,我叫杨倩倩。”

        李牧一赶紧朝杨倩倩行礼,说到:

        “牧一谢过杨师姐的救命之恩。”

        杨倩倩素手一挥,说到:

        “有什么可谢的,本来就是钟师兄用你当诱饵诱骗这些人上门来的,不想对方竟然请的是散修来刺杀你,没有查出对方跟脚。”

        对于钟明月让自己当诱饵,之前他将自己安置在客栈中,李牧一就猜测到了,只是没有想到钟明月会请一个美女师姐来保护自己。

        杨倩倩继续说到:

        “看你样子也不像是受到惊吓的样子,难道你已经猜到了有人会来刺杀你,钟师兄将你当成诱饵了?不过你也真是厉害,我刚入门那会儿,根本就不敢离开宗门历练,没想到你竟然都敢在天凡城击杀那些恶贼了。”

        对于杨倩倩的猜测,李牧一只是讪讪一笑,不置可否。而是问道:

        “师姐,钟师兄清理天凡城地下势力怎么样了?”

        “有宗门出雷长老他们在背后支持,自然是很顺利的,现在快要完了吧,到时候重新派个真传弟子坐镇天凡城就行了。”

        说到真传弟子坐镇天凡城,李牧一就想到了那对自己出手的罗宇,当即问道:

        “那罗宇师兄也是真传弟子吗?”

        “李师弟,你是想问罗宇的一些情况吧。他之前险些置你于死地,你是怕他在宗门内报复你吧!不过你放心吧,他已经难以在报复你了,至少在短时间内他没法报复你的。这一次他与钟师兄过招,可以算是满盘皆输。”

        “和钟师兄过招?”

        李牧一心中震惊,难道钟明月也牵扯到这事情当中?

        “对啊!钟师兄和罗宇都是宗门十大嫡传之一,十大嫡传可是宗门中最后希望突破中金丹期的弟子,也是未来宗主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

        钟师兄乃是筑基期巅峰的修为,而他只有四十岁不到,以后是肯定能够成为金丹修士的。至于罗宇,他虽然只有筑基期初期的修为,但是后面却是有金丹长老撑腰的,同样是下任宗主候选人的有力争夺者。

        这次两人过招,算是争夺宗主候选人方面的过招,而罗宇在天凡城中惹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满盘皆输,根本没有可能成为宗主候选人了。”

        李牧一不想自己下山一趟,竟然卷入了这样的事情当中,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8512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