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16 内门

0016 内门

        钟明月传音结束,李牧一脑中一想,顿时想起来之前钱三万说过这马仲和外务堂的人走的近,而自己在天凡城中与罗宇结怨,同时也与外务堂结怨。

        很显然,自己当时是无意中卷入了钟明月和罗宇二人的争斗中。而外务堂显然是支持罗宇的,如此一想,这刘飞云若是真如钟明月所说冲着他来的话,那这刘飞云应当也是与罗宇关系好的弟子,甚至应该是支持罗宇的弟子。

        李牧一感觉事情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了,感觉不是自己目前能够控制的了。而且自己也越发觉得钟明月说的没错,马仲一个外门弟子,根本难以请动刘飞云这样的筑基弟子,所以其能够请动刘飞云无非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舍利骨的诱惑,中黄新云得到舍利骨的时候,李牧一就感觉到那块玉石的价值。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刘飞云得知马仲要对付的是自己,而正好知道自己在天凡城中帮了钟明月打击了罗宇,所以当即借此机会明面上针对自己,暗中是针对钟明月。

        李牧一越想越是觉得刘云飞出手是两个原因都有。

        而此时的刘云飞心中也是忐忑,本来马仲几天前重伤回来,养了几天的伤,便来找到自己,以舍利骨的信息请自己帮他打压一个新弟子。本来这些事情自己是不屑为之的,但是舍利骨的价值确实让自己心动。

        后来得知这马仲要对付的是李牧一的时候,刘飞云当即想起这弟子就是导致罗宇被镇压黑风渊的人,然后联想到了钟明月。此时他已经知道钟明月主持新弟子大比之事,当即定下计策,大比当天发难,一方面彻底打压李牧一,一方面针对钟明月。

        就在李牧一进入前三的时候,刘飞云心中还异常高兴,李牧一名次越高,自己出手打压效果就越明显,对钟明月造成的影响就越大。

        对于那舍利骨,刘宇飞本来打算快刀斩乱麻,直接从李牧一身上搜出来,既可以拿到舍利骨,又算是人赃并获。

        但是没有想到钟明月竟然如此果断,当即就发出传讯符请出灭长老。这让信心满满的刘飞云心中也开始打鼓,事情变得没那么有把握了。而漫长的等待更是让自己心中忐忑,特别是看到钟明月气定神闲的样子,心中更是动摇起来。

        很快,一道遁光划过天空,降落在广场上,一个身材干瘦,神情阴翳的老修士出现在众人眼前,用干涉阴沉的嗓音问道:

        “什么事情一定要找老夫出来处理?”

        钟明月当即行礼,说到:

        “师侄钟明月见过师叔。”

        其他人纷纷行礼,拜见出灭真人。

        钟明月将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然后出灭看了一眼李牧一,让李牧一心中发毛。然后听见干涩阴冷的声音朝着刘飞云问道:

        “你可有证据?”

        刘飞云朝着马仲点头,马仲战战兢兢的站出来说到:

        “弟子马仲请求长老为主持公道,那李牧一和张燕雨为了争夺弟子得到的舍利骨,竟然联手偷袭弟子,导致自己重伤,要不是弟子奋力逃脱,怕是已经被二人击杀。现在那舍利骨和自己的法器月环刃一定就在李牧一或是张燕雨的身上。”

        出灭转过身来对着李牧一说到:

        “你怎么说?”

        李牧一当即朝着真灭行礼,说到:

        “新晋弟子见过出灭长老。长老,这马仲的话乃是颠倒是非,那日我与张燕雨世界奉黄新云丹师之命前去后山采药,正好遇见宝药渡劫之事。后来跟着众多同门进入宝药渡劫的山峰搜寻,发现一块玉石,然后在返回途中被人截杀,我与张燕雨师姐奋力抵抗,最后重伤贼人,但是被那贼人逃脱。回到丹峰后,我将那玉石拿出,请黄丹师鉴定,黄丹师认出那是舍利骨。

        若是按照马师兄所言,我和张燕雨师姐为了这舍利骨偷袭他,那定然要我们识得此宝物才行,然黄丹师可证明我们之前并不认识这东西。”

        出灭脸色没有变化,平静的说到:

        “那还要请黄新云师侄来了。”

        正当真灭的话语落下,就听见一道声音传来:

        “不用请,我们来了!”

        然后只见出灵长老带着黄新云飞遁而来。而出灵一只手中正悬浮着一块指头大小的玉石,就是那舍利骨。

        刘飞元见状,额头上的冷汗直冒,狠狠的瞪了马仲一眼,这次算是被马仲这该死的家伙带坑里了,但是此时又不能朝着马仲发作,只能够硬着头皮站在众弟子间。

        出灵见到出灭,说到:

        “出灭师兄,五日前,我这不肖弟子就拿着这舍利骨到我洞府中,将事情告知于我,我也知道他的两个药童得到舍利骨,被人袭杀,然后保住舍利骨的事情。至于双方各执一词,都说对方是袭杀之人,自己是被偷袭之人,利用幻神真法询问一番不就行了。”

        真灭说到:

        “那就有劳师妹了。”

        然后对着李牧一和马仲说到:

        “你们可想好了,幻神真法乃是幻术神通,在幻神真法之下,任何谎言都无所遁行,你们也可以尝试说谎,只要神魂修为比出灵真人还要厉害就行。现在我问你们,你们可要在出灵长老施展幻神真法之前改口的。”

        李牧一当即说到:

        “弟子先前所言句句属实,问心无愧,还请长老施展幻神真法。”

        真灭转过头问马仲,说到:

        “你呢?”

        马仲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冷汗直流,但是最后还是一咬牙,说到:

        “弟子愿意经受真法拷问。”

        一旁的刘飞云哪里还不知道这马仲当时就根本没有与自己说实话。之前马仲跑来告诉自己的时候,就是说的他是被李牧一和张燕雨偷袭的。当时自己根本就不在意是谁偷袭谁的,只关心舍利骨和能否打击钟明月的事情。没想到这竟然是这么大一个坑。

        出灭阴沉着脸,对马仲说到:

        “犹犹豫豫,一看就是有鬼,那你先来。”

        说着朝着出灵点点头。出灵顿时浑身气质一变,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压释放出来,笼罩着马仲。

        此时马仲只感觉自己被包围在无尽的压力中,心神顿时浑浑噩噩的,脑袋任何思考的能力都已经丧失。然后听到一道浑厚而又空灵的声音问道:

        “马仲,你可曾偷袭李牧一与张燕雨?”

        已经淹没在威压深处的意识极力的想要说“没有”,但是反应却是极度迟钝,只听见自己下意识的说了声:

        “是的。”

        出灵继续问道:

        “舍利骨是谁在山峰中找到的?”

        “李牧一。”

        “你为何要偷袭李牧一和张燕雨?”

        “夺取舍利骨,击杀二人,他们二人占据了我的药童之位。”

        “为何要污蔑二人?”

        “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我要为罗师兄……”

        出灵浑身神魂威压一变,生生的中断了马仲的话语,然后神魂威压渐渐的消退。出灵看着黄新云,然后听见黄新云说到:

        “弟子招收药童的时候,李牧一得分最高,张燕雨第二,这马仲第三。但是弟子只收取了两名药童,所以马仲没能入选。”

        然后出灵将舍利骨收回,带着黄新云直接化作遁光离开。同时一道严厉的声音飘来:

        “今年供应外务堂丹药减半!”

        听闻这声音,刘云飞脸色大变,自己本来刚突破到筑基期,还不到三十岁,铁定是能够成为真传弟子的,但是发生此事之后,怕是没有一位金丹真人愿意收取自己了。

        巨剑广场上众多弟子虽然不敢喧哗,但是看向马仲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厌恶,竟然能够做出这般残害同门之事,并且颠倒黑白污蔑同门。

        真灭突然出手,一道灵光打在马仲腹部丹田,却是直接将其丹田击碎,废了其一生修为。然后缓缓说到:

        “外门弟子马仲残害同门,蓄意构陷,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然后看着刘飞云,说到:

        “内门弟子刘飞云,是非不分,恶意阻挠新晋弟子大比,入黑风渊被镇压五年,好生反思,锤炼心性。”

        说完,一把抓着刘飞云,就要化作遁光飞走。钟明月赶紧说到:

        “师叔,这大比结果?”

        此时出灭已经带着刘飞云飞遁走了,一道声音飘来:

        “你是宗门派来的大比主持,按规矩办事即可。”

        钟明月朝着李牧一笑了笑,然后才开始朝着众人宣布:

        “本次新弟子大比,李牧一、冷倩月、杨开峰、李开元、张凡宇、孙晨六人排名前六,可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同时李牧一、冷倩月、杨开峰三人排名前三。各名次的弟子可按照规定领取相应奖励。”

        最后看了看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马仲,对两个执事说到:

        “将其拖走,醒过来之后,直接逐出宗门。”

        ……

        凡门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有很大的区别,首先是资源方面,内门弟子每月能够得到的资源要远高于外门弟子,每个月领取到的灵石、丹药等等就比外门弟子多出不少。

        其次是不用住在山下灵舍当中,而是可以在各处山峰中挑选一些小洞府居住。小洞府乃是一种比正常洞府小一些的洞府,灵气规模方面都要略逊于洞府。凡门杂役弟子住宿舍,几人一间;外门弟子住灵舍,两三人一栋小楼;内门弟子住小洞府,一人一座;内门弟子住洞府,同样是一人一座;金丹长老执掌一峰。

        不过李牧一目前虽然是内门弟子的身份,但是同时也是丹峰药童的身份。若是挑选小洞府的话,需要等到成为炼丹学徒之后才能够在丹峰上挑选到更好的小洞府,所以李牧一没有急着挑选,而是仍旧住在灵舍中,等成功炼制出来药剂再说。

        除了洞府和资源外,内门弟子相比与外门弟子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自由的进出藏书阁,当然仅限于翻阅一些常识性的书籍,功法、法技、阵法丹方之类的还是需要功绩点或是灵石才能够得到。

        不过针对内门弟子,宗门定期会安排真传弟子或是内门执事进行一些讲法传道,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够遇到金丹长老亲自讲道。

        而说到宗门金丹修士,这是李牧一目前所知道的宗门最高战力,也是宗门内修为最高的一批人。而凡门目前金丹修士有六人,其中出云、出雷、出灵、出灭四人是自己见过的,而炼器峰的出炼乃是在后山远远见过一眼,当时是出炼长老和出灵长在宝药渡劫后最先进入山峰的。

        而最后一名金丹修士李牧一却是没有见过,想来应该就是宗门宗主了。

        除了福利提升不少之外,内门弟子责任也是增加了不少,首先就是宗门任务。不管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还是真传弟子,都是需要完成宗门任务的。

        但是外门弟子每年只需要完成五十个功绩点的任务,只要在宗门内完成一些诸如照看一些灵药生长,帮助师兄开辟洞府,驯养妖兽等轻松任务就能够达到。

        但是内门弟子每年需要完成五百功绩点的任务,不过是三年才考核一次。而这些宗门任务大多只有在宗门外面才能够完成,危险系数也是相当的高,甚至有丧命的危险。

        最后就是,内门弟子需要在宗内留下一盏魂灯,执事会从内门弟子体内抽取一丝神魂,缚在魂灯内,若是内门弟子陨落,这魂灯也就会熄灭,宗门可以据此判断内门弟子的生死情况。

        在非凡峰内务堂中走完内门弟子的流程,李牧一正是成为宗门一名内门弟子,在宗门内算是拥有了一定的地位,以后就算是再次面临罗宇、刘飞云等人,至少能够有一些抵抗的能力了。

        成为内门弟子的第二天,李牧一同样到黄新云的洞府中报到,帮着处理一些准备药材,清理丹炉的事情。

        而黄新云也因为得到出灵的亲自指导,炼丹技术提升了不少,信心满满的开始尝试炼制黄级中品的丹药。

        对于黄新云第一次炼制黄级中品丹药,三人都是非常谨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菜开始动手炼制。

        “牧一,将火焰调小三分。燕雨,准备好青素花,等我提醒后马上投入丹炉中……”

        黄新云一边控制这丹炉中的情况,一边吩咐李牧一和张燕雨辅助自己炼制丹药。终于,将灵药中的药液精华萃取出来的过程全部完成,接下来就是融合灵药精华过程。

        这是炼丹中最耗费时间的一步,各种灵药之间的药性不用,相互融合的顺序,时间等都有非常高的要求,同时对火候的掌控也有严苛的要求。

        “牧一掌控火焰,燕雨一旁辅助。”

        在开始融合丹炉中药液精华的时候,黄新云当即吩咐到。

        终于一个时辰之后,李牧一体内灵气有些匮乏,当即张燕雨替代李牧一开始掌控火候。又是半个时辰之后,黄新云终于完成了融合灵药药液的步骤。

        最后就是凝华成丹的步骤,这一步乃是炼制丹药中的最后一步,也是最考验炼丹师水准的一步。对于时机把握,火候掌控等等都有极高的要求。这一步当然全部由黄新云掌控,李牧一和张燕雨在边上戒备,应对紧急情况。

        黄新云额头上开始冒汗,仍旧全神贯注的利用神识感知和控制着丹炉中的情况,许久之后,只听见黄新云大喝一声:

        “凝!”

        然后见到整个丹炉都颤抖起来,仿佛里面蕴含的巨大能量要爆发出来一样。

        正在李牧一和张燕雨全神戒备之时,突然听到黄新云大喊一声:

        “不好,快趴下!”

        李牧一和张燕雨当即感觉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好在二人听了黄新云的话,立马趴下来。顿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肆虐开来,将自己牢牢的压在地上。紧接着是一声轰鸣,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黄新云炼制黄级中品丹药的最后一步,还是功亏一篑,发生了炸炉情况。李牧一切身体会到炸炉的威力,顿时为炼丹师这个职业加上一个高危的标签。

        李牧一和张燕雨及时的趴在地上,没有受伤。黄新云筑基期修为,也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被炸得衣衫破损,浑身烟雾散漫,有些狼狈。

        连忙检查丹炉,发现丹炉本身没有什么损坏,但是里面的阵法禁制却是被爆炸崩坏了不少。除此之外,黄新云的洞府中也是被炸坏了不少的东西,连守护洞府的禁制都被炸开一道口子,只能够请阵峰的阵法师前来修补,同时也修补丹炉中的阵法禁制。

        黄新云对自己施了一个洁身术,然后换了一套衣衫,吩咐李牧一二人打扫洞府,自己则去阵峰请阵法师。

        本来李牧一是打算在黄新云炼制完丹药后提一提指导自己炼制药剂的事情,但是谁想到黄新云炼丹失败,发生了炸炉,炼制药剂的事情怕是要延后一段时间了。

        黄新云请来的阵法师同样也是阵峰的一个真传弟子,名叫梅太成,二十多岁的模样,面白无须,一派文士书生打扮,乃是一名黄级阵法师。

        “梅师兄,你看这阵法能够修缮吗?”黄新云带着梅太成看了洞府阵法和丹炉情况,问到。

        “洞府阵法禁制可以修复,但是那丹炉中的阵法禁制破损太过严重,只能将里面的阵法禁制残留清除,重新布置了。”

        黄新云一愣,这修补阵法禁制和重新布置可不是一个价钱,但是想到自己炸炉能够保住丹炉本身就不错了,当即说到:

        “那有劳师兄了。”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8512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