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28 暗杀

0028 暗杀

        这巡逻卫兵带着李牧一在城内穿梭。李牧一心中想着自己当时击杀胖老三和毒蜘蛛之后,心中怒急,又一心想着击杀熊老大和腾老二,所以没有管这些被自己放出来的孩子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不过想到司马南,却是不由的赞叹这小子运气不错,竟然能够在十岁之前成为修士,也算是有自己的机遇了。

        终于到了城西的一条小巷子中,李牧一的神识中能够感知到几个摆摊的人对带领自己的巡逻卫兵隐晦的示意,想来这些就是肖容口中的暗子。放在前世就是所谓的便衣警察之类的存在。

        很快就到了一处小小的院子跟前,这巡逻卫兵示意李牧一上前敲门。

        李牧一轻轻的敲了三下门,开门的是一个老妪,迷糊这眼睛看了李牧一许久,问道:

        “请问你是找谁?”

        “我找司马南,请问他在么?”

        老妪说到:

        “司马南,那你是找错地方了,这里只有老婆子我和小马儿。”

        “小马儿,是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

        “对啊,你怎么知道,小马儿几个月前才住过来的,真是个好心的孩子,这几个月一直都是小马儿在照顾老婆子哦,不然老婆子怕是死了都没有知道了。对了,你是找小马儿的吗?”

        这司马南看来还是挺机警的,应该是换了名字。

        “对的,就是来找他的,他在屋子里吗?”

        老妪说到:

        “在啊,你进来吧!”

        说着便往里面走,一边走,还一边夸赞什么小马儿人小心善的话。

        李牧一也抬脚往院子走,但是还未等脚放下,突然猛地往后退开。然而已经迟了,后背上被人踢了一脚,已经被踢进了院子中。

        而老妪也一改之前慈祥迷糊的神色,整个人顿时变得阴翳起来,一双长着黑黑的长指甲双手就朝着李牧一挠痒过来。

        好在李牧一反应也及时,当即踩着乘风步躲开。

        而身后神识感应中,这巡逻卫兵也拿着剑朝自己身上刺过来。

        李牧一赶紧抽身往院墙方向而去,试图逃离这小院子。但是还没有靠近院墙,就被院墙处突然出现的两个修士逼回来。

        一时间,已经陷入了四人的包围圈中,李牧一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陷入别人的陷阱中。只是这先进是谁布置的:肖容?钟明月?外务堂的人?还是那苏素素及背后的势力?

        危机关头,李牧一也没有时间详细分析,现在是逃出性命要紧。顾不得什么无曲刀暴露与否,李牧一直接就从识海中将无曲刀取出来,一道就朝着大门口的那个巡逻卫兵劈砍而去。

        这一刀,体内一半的灵气被抽空,直接辟出一道风刃,像是破入虚空中一样,然后在这巡逻卫兵的胸膛前突然又从虚空中出现一样,根本不给其闪躲的机会,就直接将其从凶弹处斩杀成两截,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牧一突然一刀击杀一人,顿时引起了其他三人的惊恐,一时间不敢上前来。而李牧一这趁机赶紧运转鸿蒙诀,一方面警惕的看着三人,一方面抓紧时间恢复自己体内的灵气。

        只听得老妪阴翳的嗓音说到:

        “一起上!”

        然后三人同时朝着李牧一冲上来。李牧一此时倒是没有慌张,反而脑袋平静,顺势就按照霸道刀法中的第一招举起无曲刀就劈砍下来,在这紧急关头,高度集中的精神顿时让李牧一成功的将霸道刀法中第一招劈砍施展了出来。

        身前的空气就像是被劈裂开来一样,连同着被劈裂的还有正前方的一个修士。

        又是一招毙命,老妪和另外一个修士不约而同的刹住脚,不敢继续往前冲上来。

        而李牧一竟然神奇的发现自己施展这一招仅仅耗费了自己体内不到十分之一的灵气,要比之前情急之下随意砍出的一道消耗的灵气少多了。

        正当老妪两人警惕的往后退的时候,一道声音从院子后面的房间中传出来:

        “哼,无曲刀果然被你得到了,看来老天都要眷顾我,让我今天得到宗门遗失之宝。”

        说着,一个青年悠然的推开门,从里面走出来,身边跟着一个美丽的女修。

        “苏素素!”

        李牧一下意识的说到。

        那女修自然就是苏素素。此时苏素素心中惊讶,但是还是冷声的说到:

        “你在那天交易会上就认出了我来?”

        李牧一没有理会苏素素的问题,而是警惕的盯着那青年,这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今天怕是要经历一番生死才能够逃出去,弄不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青年修士像是文人公子一般,优哉游哉的打开一把折扇,看着李牧一说到:

        “小子,你手中的东西不是你能够拥有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应该知道的。本来存着宁可杀错,也不要放过的想法试探一下,没想到这无曲刀竟然真的在你手中。

        小子,给你一条生路,将那无曲刀给我,然后让我在你身上种下我的神魂禁制,我就让你活着。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被人种下神魂禁制,就是一辈子都要受制于人,而只有诞生了神识的筑基期修士才能够给人种下神魂禁制。

        李牧一不为所动,而是说到:

        “你是天芒宗的弟子?”

        只有天芒宗的人才会这般了解无曲刀。

        青年修士手往回一收,将展开的折扇合拢,阴沉的说到:

        “小子,你的眼神让我很不爽,再加上你这般机敏,就算是给你种下神魂禁制,我也不会放心,所以还是让你去死才让人放心。”

        说着突然身体前倾,一瞬间就冲到了李牧一跟前,右手呈龙爪状,直取李牧一的脖子。而方才李牧一就一直神识外放,在青年动身的时候,李牧一就已经采取了行动。

        提刀直刺出去,但是青年速度太快,诡异的往左挪移一步,继续冲着李牧一上来。李牧一脑中只有三招霸道刀法的内容,身躯自然而然的一转,手中的刀却是没有转动,而是趁势被自己反握住,一气呵成的往后面一捅。

        这是霸道刀法的第三招,回刺。

        这一招就是讲究的一个出其不意。但是这青年速度还是太快,无曲刀仅仅是将其衣衫割破,并没有伤到他。

        但是这青年脸上的震惊之色却是异常浓郁,自己当下可是真切的感受到了生死的危机,要不是身上的护身禁制被触发,自己铁定会被这一刀给伤到。

        正是因此,青年心中越发的坚定要击杀了李牧一。要知道这小子最多才炼气期中期的修为,而自己身为筑基期初期的修为,在宗门内就算是许多筑基期中期的弟子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见天却险些被这小子伤到,尽管他拿的是无曲刀。

        青年拉开与李牧一的距离,一挥扇子,数道细如毛发的钢针就打向李牧一周身的三个部位,要是一般人,铁定就被这三枚长针给击中。但是李牧一神识外放,很快就捕捉到这三枚针的轨迹,挥动无曲刀,近三枚针直接斩断,掉在地上,散发这一道细细的黑气,显然上面是有毒素的。

        而另一个修士趁机突然从李牧一背后冲上来,想要帮助这青年击杀李牧一,但是却奈何李牧一神识在其行动的时候就察觉到,等其快要靠近的时候,踩着乘风步往右闪开,无曲刀贴着左侧的腰间往后一刺,这招回刺再次的击杀一人。

        而那青年趁着李牧一击杀一人,再次冲上来,扇面横扫,锋利的扇骨贴着李牧一的脸扫过,上面一股腥臭味道传来,显然是有些毒素。

        好在李牧一反应及时,不然就被这带毒的扇子伤到。

        因为李牧一再次的击杀一人,所以那老妪和苏素素都不敢上前试图击杀李牧一,所以李牧一便和那青年在院子中厮杀起来,尽管是青年仗着修为压着李牧一在打,但是却始终奈何不得李牧一。

        此时李牧一心中异常焦急,自己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要是在这样拖下去,自己怕是凶多吉少。

        而这青年心中更是焦躁,虽然知道自己迟早能够击杀眼前这炼气期小子,但是自己身为堂堂天芒宗筑基嫡传,竟然一时间无法奈何一个炼气期小修,这叫自己如何能够接受。

        好在不一会,这青年就感觉到李牧一体内的灵气已经快要枯竭了,手上攻击不由的更加凌厉,意图一举将李牧一给击杀了。

        而李牧一心中念头千转,终于下定决心,不在躲避青年的攻击,直直的冲向青年。

        这青年看着李牧一做出最后的奋力一击,心中冷笑,终于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吗。当即用扇子法器阻挡李牧一的无曲刀,另一只手一掌拍向李牧一。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李牧一的身上,但是李牧一的直刀却是没有接触上对方的扇子,而是在手中挽了一个刀花,青年大急,欲抽身后退,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打在对方手胸膛的手掌竟然被对方另一只手抓住。

        情急之下,青年连忙侧开身躯。

        而李牧一持刀的手挽这无曲刀,在空中竖着划出一道圆弧,从下到上,寒光本该从青年胸膛划过的,但是却因为其情急中侧开身躯,仅仅是从其拿着扇子的左臂处划过,一条臂膀骤然掉落。

        李牧一强行憋住一口气血,极力的踩着乘风步,往后方院门出冲过去,抬手诡异的一道,将挡在路上的老妪斩杀,夺门而去。

        青年一条臂膀被斩,顿时痛的脸色苍白,连忙忍住剧痛调动灵气封锁自己的伤口。

        苏素素连忙上前来帮忙处理伤口,问道:

        “陵城,怎么样,我来帮你止血。”

        宫陵城颤抖的双唇中挤出一句话:

        “他中了我一掌,毒气入体,活不了,你不必管我,赶紧去找到他,将无曲刀拿回来。快去!”

        说着,青年将断臂拾起来,伤口对着伤口,一道灵气渡过去,将伤口两侧的血肉连在一起,然后神识释放出来,开始尝试连接其中的骨肉经脉。

        这就是修士的一个好处,这种被斩断的整齐伤口,通过自己神识和灵气的帮助,断肢和伤口活性都还没有丧失活性的时候,是可能被重新接上的,不过接上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治疗和恢复。

        苏素素看着宫陵城已经快要将断臂接上,心中放心大半,当即冲出院子,寻找已经逃走的李牧一去了。

        走出门,已经不见了李牧一的踪影,但是苏素素知道短时间内李牧一是逃不远的,当即冷静下来,凭借自己对契机气味等敏锐额感知,短时问道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道往远处而去,这是宫陵城的掌中毒的气味,定然是李牧一身上散发出来的。

        沿着这个气味,苏素素一路上追到城南,才发现这淡淡的毒素气味聚集在一处荒废的宅院中。

        此时苏素素对李牧一还是颇为佩服的,与筑基期的宫陵城大战一场不说,还斩断其一条臂膀,虽然宫陵城能够将这条手臂接续回去。中了宫陵城致命一掌之后,竟然还能够一鼓气的逃到这么远尔等地方来。

        小心的进入废弃院子中,苏素素敏锐的察觉到这毒素气息不断的从后院枯井中散发出来。躲藏到枯井中是一个绝佳的办法,要不是自己对气味气息等天生就很敏感,怕是也难以想到其在枯井中。

        谨慎的往枯井中探出头查看下方的情景,一片漆黑。

        将灵气聚集在双目上,渐渐看清楚一件衣衫落在枯井底部,然后上面一口乌黑的淤血,淡淡的毒素气息从上面发出来。

        上当了!

        苏素素心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感觉后脑勺一痛,脑袋“嗡”的一声,就陷入了黑暗中。

        脸色极度苍白的李牧一连忙伸手将即将一头栽进枯井中的苏素素拉住,然后用真火将一块木头点燃,丢进枯井中,将里面的衣衫和淤血点燃,才带着昏迷的苏素素匆忙的离开了废弃的院子。

        一路上尽管自己极度疲倦,还是用神识探查了苏素素的身上,发现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追踪的东西之后,才放心一些,然后直接往城北方向而去。

        在天福客栈中,张凡宇和钱三万刚买完东西回来,见李牧一还没有回到客栈,心中纳闷,这李牧一怎么去了城主府这么久。

        然后钱掌柜见到两人,说到:

        “城主府肖执事刚才派人来说,李牧一有急事。已经先回宗门了,让你们两个不用担心他。”

        张凡宇和钱三万相互看了看对方,钱三万说到:

        “哼,真是的,什么事情这么忙,连回来给我们说一声都没有时间。”

        张凡宇说到:

        “算了,不管他了,今晚上要不再去听曲儿?我就不信了,我抵挡不住那苏素素的琴音。”

        钱三万说到:

        “搞得真的跟你是去锻炼自己抵抗琴音似的。我要去监督你,不能违反了宗门规矩。”

        然后两人就愉快的决定今晚再去天香楼听曲儿。

        钱掌柜听到,心中想说自己也想去,但是又怕与少爷在那天香楼撞见,所以只得作罢,心中期待着少爷早些回宗门,不然自己这一天天的可能就去不了天香楼了。

        傍晚的时候,钱三万二人往抚柳巷而去的时候,快要靠近抚柳巷的时候,突然张凡宇对着街边的一道强上裸露出来的石头愣住了。

        钱三万疑惑的问道:

        “怎么了,这里砌墙的石头露出来了而已,难道这石头是什么灵材灵矿不成?”

        张凡宇指着上面的一个淡淡的符号说到:

        “这是李牧一在和我们去万兽山猎杀妖兽的时候,追踪妖兽用的记号,只有我、李牧一和冷倩月知道这符号,这是李牧一留给我的,他还在天凡城内。”

        根据符号指示的方向,张凡宇小心的找到第二个符号的位置,然后接着陆陆续续的找到其他的符号。

        很快两人在李牧一留下的符号指引下来到了抚柳巷尽头的一处院子中,符号就到此结束。

        钱三万问道:

        “你说李牧一是藏在这院子中?”

        张凡宇也不敢确定,说到:

        “走,进去看看。”

        两人小心的推开贴着凡门封条的院门,进入一片脏乱的院子中,发现没有人。

        进入屋内,很快就发现没有关闭的密室通道,两人相互看了看,还是往密室通道中走进去。而此时的院子房顶上,脸色仍旧苍白的李牧一潜伏着,神识外放,过了许久,见到两人中屋子中抱着仍旧昏迷的苏素素出来以后,都没有见到有人跟踪两人过来,才放下心来,然后从屋顶上跳下来。

        落地的时候险些没有站稳,就听到钱三万问道:

        “李牧一,你怎么在这里?”

        李牧一说到:

        “把院门关上,注意贴好上面的封条,进屋去说。”

        钱三万从外面将院门关好,趁着街道上没有人,翻墙进了院子,才进入屋子。

        李牧一带着两人,连同昏迷的苏素素,进入密室,密室通道门关上,到了地下的石室中,才说到:

        “这是一处贼匪老巢,被宗门剿灭之后,便被宗门查封了,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

        李牧一说完一句话,就有些喘气,苍白的脸上再次冒出虚汗。张凡宇问道:

        “牧一,你怎么受这么重的伤,究竟发生了什么?”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9780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