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29 隐阁

0029 隐阁

        李牧一将今天遭遇的事情大致的给两人说了,当然略去自己与那筑基青年大战的部分。然后说到:

        “我现在不知道是那带我去的巡逻卫兵与人策划这一切,还是那肖容策划的,或者说是还有宗门内的其他人参与其中,所以不敢回宗门,现在能够相信的只有你们两个了。”

        钱三万朝着昏迷的苏素素努努嘴,说到:

        “你不是说她也参与其中吗,有没有问过她?”

        “没有,我受了重伤,浑身修为只能堪堪压住体内的毒素发作,唤醒她不敢保证能够制住她,所以等你们两来了才能够唤醒她盘问。”

        “现在就盘问?”钱三万问道。

        “不急,你们两来之前我一路谨慎,不敢入定修炼恢复伤势,现在快要坚持不住了,你们一个警戒外面是否有人窥探,一个守住看守苏素素,顺便为我护法。”

        这种时候,李牧一自然不会跟门内关系最好的两位同门客气,吩咐完了之后,当即盘坐开始修炼鸿蒙诀,恢复体内的伤势。

        钱三万和张凡宇相互看了看彼此,无奈的笑了笑。钱三万说到:

        “我们要不要先将这个小妞给弄醒问问。”

        张凡宇鄙夷的看着他,说到:

        “随你,我去外面警戒,你在这里照看牧一,想要盘问苏素素最好想清楚,这女子有魅惑之术,你要是自忖能够抵御的,不会着了她的道的话,就将她弄醒盘问吧!”

        钱三万讪讪一笑,开玩笑,你张凡宇就是修炼音律神魂攻击的,都不是苏素素的对手,自己能够抵抗才怪,当即说到:

        “开玩笑的嘛,你不会连玩笑话都听不出来吧!”

        张凡宇给出一个“我信你个鬼”的眼神,然后出去了。

        李牧一此时运转鸿蒙诀,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灵气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沉重,运转起来异常的艰难,并给伴随这剧烈的痛苦。

        不过疼痛是好事情,能够感觉到疼痛,说明修炼鸿蒙诀是能够疗伤的,能够恢复宫陵城给自己造成的伤势。

        一个多时辰之后,李牧一终于吸收炼化一轮灵气,然后灵气从丹田中开始逆流锤炼的时候才是真正痛苦的开始。

        李牧一从来没有过这种对于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深切感觉的感受,只不过这种感觉是有极度的痛苦引起的,这是在鸿蒙诀炼体的时候将体内的毒排出。

        宫陵城说李牧一中了自己的毒掌,难以活命,其实并非夸大其词,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除非有极其高明的炼丹师或是药剂师救治,否则绝难活命。

        不过好在自己的鸿蒙诀能够洗精伐髓,将体内的毒素杂质排出,否则自己这次危矣。

        钱三万看着李牧一身上黑色粘稠的液体排出体外,然后听着李牧一牙齿紧咬发出的声音,自然之道其承受这多大的痛苦。但是修士修炼的时候不能打扰,所以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

        终于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李牧一修炼鸿蒙诀终于完成了一个周天,也将体内的毒素通过洗精伐髓排出体外。

        洗精伐髓可以说是鸿蒙诀自带的一种功能,只要李牧一体内有毒素杂质,在修炼鸿蒙诀的时候,就会自动发生洗精伐髓的效果。

        虽然排出了体内的毒素,但是李牧一此时任然非常的虚弱。

        钱三万见到李牧一睁开眼睛,连忙说:;

        “赶紧用洁身术处理一下,味儿太大了。”

        李牧一施展了洁身术,将衣服和身上的带毒污垢清理干净,然后问道:

        “身上有吃的没有,最好是妖兽肉。”

        钱三万笑着从储物袋中取出几大串烤肉,然后递给李牧一。

        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到:

        “将凡宇叫进来吧,不用警戒了。”

        李牧一的神识已经探查到在院子屋顶上警戒的张凡宇,自己能够动用神识,自然不用让在外面警戒了。

        等到两人重新进来,李牧一神识在苏素素额头前一震。苏素素就慢悠悠的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迅速的适应着眼前的状况。

        李牧一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属于哪个势力的?”

        苏素素眼睛中水波盈盈,楚楚可怜的看着李牧一,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轻声细语的说到:

        “李公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奴家苏素素,乃是千音宫的弟子。”

        李牧一眉头一皱,不悦的说到:

        “还想诓骗我,最好老实交代。宫陵城是天芒宗弟子,你怎么会是千音宫的?”

        苏素素自然记得之前李牧一揭穿过宫陵城,说他是天芒宗的弟子,想来是将自己也当成天芒宗的弟子,当即解释到:

        “我真的是千音宫弟子,那宫陵城乃是天芒宗的嫡传弟子之一。”

        “千音宫弟子怎么会和天芒宗弟子走到一起?还有,那宫陵城为何会针对我?”

        苏素素看着李牧一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明显已经好转,心想多半是凡门有什么高明炼丹师给他治疗了,看着周围的密室,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天凡城,或是已经被带到凡门中了。

        见苏素素没有回答,李牧一眼神凌厉,说到:

        “不要想着拖延时间。”

        “奴家与那宫陵城在一起,自然是想攀附天芒宗这家玄级宗门。至于宫陵城为何对付你,想必是因为你几月前在天凡城中做的事情伤害到了他的利益。”

        不得不说苏素素这个说法很是站得住脚,但是李牧一不信,最明显的就是当时宫陵城就是冲着无曲刀来的,凡门几月前清洗天凡城暗地组织的时候还没有无曲刀的什么事。

        李牧一神色不善,但还是平静的说到:

        “我觉得你是千音宫弟子没错,是苏轻希将我们探查隐天墓的事情告诉了你或者其他千音宫修士,然后再传到宫陵城的耳朵里面的吧,而我的嫌疑最大,宫陵城自然就会怀疑到我身上吧。他之前好像说过宁可杀错,也不放过,看来就是铁了心要让击杀我了。”

        李牧一结合自己实际的情况,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灵苏素素心中惊讶,看着这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的少年,心中盘算着自己能够保住性命甚至脱困的把握有多大。

        然后听到李牧一继续询问:

        “你最好老实回答。那肖容和你们是什么关系,在小院中联手击杀我的人是什么人,我可不相信他们全是天芒宗的。”

        李牧一的神识时时刻刻探查这苏素素,如是撒谎也能够通过细微的表情神波动探查出来。而李牧一的神识探查在苏素素身上,让这个对气息情绪敏感的少女感到沉重的威压,心中顿时有些紧张。

        “肖容具体事情我不清楚,但是天凡城内不少巡逻卫兵都已经被隐阁发展成为暗子间谍,击杀你的老妪等人都是隐阁中的成员。”

        “隐阁,这是什么组织。凡门不是已经清除过天凡城的地下组织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组织存在。”

        苏素素小心的看着李牧一,说到:

        “隐阁就是宫陵城借助一些势力组建的,几月前的凡门清洗地下黑暗势力,仅仅是将一些小势力组织清除掉了,真正背后有大宗门势力的就保留下来,只是有些收敛罢了。”

        “隐阁是宫陵城建立的?他要干什么?”

        苏素素看着李牧一,面上有些疑惑不解,还是解释到:

        “自然是壮大自己实力,争夺天芒宗内的最大利益,你难道这都不清楚。你们凡门的几大亲传弟子怕是也在其他势力范围内经营着一些组织,为的就是壮大自己的实力,争夺宗门的嫡传。”

        李牧一瞬间就想到了钟明月和罗宇之前的明争暗斗。然后问道:

        “你呢,你接近宫陵城是也是为了争夺千音宫的嫡传位置?”

        说到这里,苏素素神色有些黯然,说到:

        “不是,我是被宗门许配给宫陵城的,为我那一脉换取天芒宗的支持。”

        听了这话,李牧一想起了之前在宗门内听到黄新云和梅太成之间的谈话,当时梅太成就对千音宫很看不起,认为千音宫就是通过牺牲门内女弟子和其他势力进行联姻发展起来的。

        莫名的,李牧一从苏素素的身上感受到这方修真界中,女修却是人就处于弱势地位。

        李牧一再次问道:

        “司马南在何处?”

        “司马南?”

        苏素素不知道这个名字。

        “就是肖容以司马南为诱饵让我来陷入你和宫陵城的埋伏中的,你说你不知道他,怎么可能?”

        苏素素仿佛想起来了,说到:

        “你说那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那可是一个天才,已经被宫陵城给送回天芒宗了,应该会成为天芒宗的弟子。不过他应该不知道宫陵城利用他为诱饵埋伏击杀你。”

        果然司马南被宫陵城先找到,不过确定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李牧一也就放心些许。至于自己与天芒宗有仇,司马南进入天芒宗,李牧一倒是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天芒宗那么多人,自己不可能每个人都与之为敌的。

        之后,李牧一有询问了许多关于隐阁的事情,苏素素也知道的不多,毕竟自己才跟着宫陵城接触时间不长。

        在李牧一询问的时候,钱三万和张凡宇都是在一旁安静的听着。李牧一问完之后,对两人说到:

        “你们还有什么需要问她的吗?”

        张凡宇想了想,问道:

        “千音宫在天凡城的暗中势力组织是什么,谁在负责?”

        苏素素说到:

        “我不清楚,宗门在其他势力中的间谍组织乃是宗门机密,不是我能够接触的。”

        李牧一接着问道:

        “天香楼呢?”

        “天香楼只是我们灵石落脚的地方,并非宗门在天凡城中真正的组织所在地,具体在哪里,我也不清楚。”

        李牧一问道:

        “对了,你方才说隐阁是宫陵城借助一些势力建立起来的,难道不仅仅只是天芒宗和千音宫给他支持,还有什么势力?”

        苏素素说到:

        “还能够有谁,自然是那玄元门,众所周知,玄元门乃是玄康郡中几家黄级势力中与天芒宗最亲近的宗门,几乎都快要成为了天芒宗的附属宗门了。”

        李牧一听出苏素素提到玄元门,心中是有些怨气的。

        之后,三人都问了苏素素一些问题,最后三人避开苏素素,钱三万问道:

        “我们要怎么处理这苏素素?”

        张凡宇说到:

        “杀了总不好吧,要不带回宗门?这个好像也不现实,总不能放了吧!”

        李牧一说到:

        “就是将她放了,不过要让她给我们传递宫陵城身边的消息。”

        “你想让她做内应,难道她会听我们的话?”

        李牧一说到:

        “这个我来处理,有个事情需要你们来做,你们……”

        李牧一小声的给两人说着什么,然后两人显示惊讶,后是坏笑,然后离开了。

        回到石室内,李牧一对苏素素说到:

        “我会在你脑袋中留下禁制,然后放你回去,你要帮我传递宫陵城和隐阁的一些消息,你看怎么样?”

        “你就不怕我不守承诺,将事情都告诉了宫陵城?”

        李牧一平静的说到:

        “你可以试试。”

        说着拿出一块玉简,继续说到:

        “这枚玉简中封印这一道神魂禁制,我会将其种到你的神魂中,只要你敢不按照我的意思行事,生死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说着,苏素素只感觉一道异样的东西进入自己脑海中若隐若现,这种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很是让人不爽。知道这就是李牧一种下的神魂禁制。

        李牧一说到:

        “你回去就跟宫陵城说,你追踪我到城外,然后发现我被宗门修士救走,所以你才放弃追杀的。”

        苏素素听着,心中想到自己一旦离开就去找人解除体内的禁制,却是突然觉得头痛欲裂。疼痛持续了一会儿,才慢慢平复下来。然后听到李牧一说:

        “不要想着如何摆脱,你当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吗?”

        苏素素心中惊恐,这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种下神魂禁制,这东西竟然恐怖如斯。狠狠的说到:

        “与其被你一直控制着,还不如死掉算了。”

        说着,脸上的决绝之色更是严重。李牧一说到:

        “你也不必这般心怀死志,等我解决了宫陵城的事情之后,我就帮你将神魂禁制消除,你恢复自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我无关。”

        苏素素看着李牧一,说到:

        “我如何能够相信你,你凭什么让我相信。”

        “你可以不信,反正损失的不是我!”

        最终苏素素只能选择妥协,在临走的时候,李牧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问道:

        “你在那交易会上寻找黄登松是为什么?”

        “黄登松击杀已经身受重伤得到天芒宗筑基期弟子,宫陵城接到天芒宗的通知说是他逃到了天凡城,所以想替宗门缉拿他。而正好黄登松得到那天芒宗筑基弟子的东西,宫陵城猜测其急着脱手这些东西,所以才让我来交易会探查。”

        难怪,这黄登松能够拿出那么多的东西,并且每次有人交易的时候,他都会尽量的出价,就是为了早些脱手出去。

        李牧一继续问道:

        “无曲刀是怎么回事?”

        苏素素说到:

        “你从隐天墓中得到无曲刀,你不清楚么?”

        “我的意思是无曲刀在天芒宗内是怎么回事?”

        “轻希师妹她们将探索隐天墓的事情告知师傅,师傅觉得这是接近宫陵城的好机会,所以将隐天墓的事情告知了宫陵城,宫陵城为了立功,并没有将此事告知天芒宗的其他人,想要自己夺回来无曲刀。”

        天芒宗其他修士不知道无曲刀的事情,但是工龄越已经知道无曲刀在自己手中,所以还是有些麻烦。

        李牧一继续问道:

        “除了无曲刀,宫陵城还提到什么宝物没有?”

        “没有,隐天墓中的其他东西都不在其法眼中。这无曲刀是数百年前隐天真人从天芒宗内偷盗出来的,好像对天芒宗也十分重要。”

        李牧一心中疑惑,之所以现在才问无曲刀的事情,是不想在张凡宇和钱三万跟前暴露。而根据苏素素的说法,这宫陵城并不知道养魂玉棺的事情,难道这不是隐天从天芒宗内得到的,可是隐天的神魂在夺舍的时候分明说是从天芒宗内得到的。

        还是说虽然隐天从天芒宗内偷盗了无曲刀和养魂玉棺,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宫陵城只知晓无曲刀,不知道养魂玉棺?

        最后苏素素离开了,李牧一倒是留在了这处已经被查封的小院中。

        至于给苏素素脑袋中种下的神魂禁制,那不是通过玉符种下的,而是李牧一自己种下的。

        神魂禁制不是什么罕见的隐秘手段,只要诞生神识的人都能够施展出来,并给能够在神魂比自己弱小的修士身上种下。

        而隐天阵典中就有一种种植神魂禁制的方法,李牧一之前在学习布阵的时候就学会了,今天是第一次在苏素素的身上尝试。

        而那枚玉符不过是障眼法,为了不让苏素素发现自己已经诞生神识的事情。

        随着自己身上的机密越来越多,李牧一发现自己要进行隐秘保护的情况就越来越多,这都让自己有些烦不胜烦了。不过还是不敢暴露这些隐秘,现在仅仅是暴露一把无曲刀,就引来宫陵城这个大麻烦,若是暴露其他隐秘,怕是自己逃不脱了。

        这也让李牧一自己更加迫切的希望早日提升自身的实力,自己实力足够的话,直接击杀了那宫陵城,现在也不至于因为无曲刀的事情这般被动。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9838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