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30 拔除

0030 拔除

        在李牧一被宫陵城伏杀失败后的第二天,张凡宇和钱三万二人才回到小院中找到李牧一。

        李牧一急切的问道:

        “怎么样?”

        张凡宇说到:

        “肖容果然有问题,好在你让我们昨天就行动,否则真让这老贼给逃走了。”

        钱三万接着说到:

        “嘿嘿,这老家伙竟然为了提升修为成为邪修了,是不是很意外?”

        李牧一又想起在万兽山脉中的邪修。邪修怎么说呢,已经不能单纯的说这个修士是坏人了,更感觉像是这个修士堕落了,阴暗负面的欲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天性,所以修真界才会对邪修这般抵触。

        “怎么会成为邪修呢?”

        钱三万说到:

        “你知道肖容多少岁了吗?有一百三十三岁了,没有几年可以活了,更别说突破到金丹期了,为了提升修为,能够多活一段时间,不惜堕落成为邪修。”

        张凡宇说到:

        “还是我来说吧,你半天都没有将事情讲清楚。”

        然后看着李牧一说到:

        “牧一,你还真是预测准了。昨天我们听了你的话,我连夜回到宗门,将肖容可能是叛徒的事情告诉了宗门,爷爷让钟师兄带着其他几个师兄师姐连夜赶到了天凡城。”

        李牧一打断到:

        “钟师兄,可是钟明月师兄?”

        “对啊,就是他,他是第一真传弟子嘛,很有希望成为嫡传,也就是宗主候选人。所以这种功劳的事情就是让给他的。”

        李牧一眉头微皱,说到:

        “我听说那肖容就是得到钟师兄的支持,才到天凡城镇守的位置上的。宗门怎么会派他来?”

        张凡宇说到: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但是钟师兄乃是宗门最有希望的弟子,根本没有理由做对宗门不利的事情,可能是肖容堕落成为邪修是最近的事情吧!”

        李牧一想想也是,出云那是宗门金丹修士,真正的宗门领导决策层,既然他都能够派出钟明月,自然说明钟明月没有什么问题。

        张凡宇继续说到:

        “钟师兄他们到了天凡城,钱三万也将他父亲叫来了,然后就直奔城主府去,还好我们及时赶到,这肖容应该是从宫陵城那里得到你还没有死的消息,正准备潜逃,然后被我们堵住了。然后大战一场,虽然钟师兄和钱伯父他们想要活捉生擒,但是肖容却已经成为邪修,战斗到死都没有被生擒下来。”

        钱三万补充到:

        “对对,就是,我爹都说这肖容是为了突破修为时候才成为邪修的。后来大家在城主府中搜到了玄级中品的天地灵物,说可能是用来突破到金丹期的灵物。嘿嘿,至于来源,应该就是那宫陵城给的了。”

        李牧一问道:

        “钟师兄他们呢?”

        张凡宇说到:

        “自然是搜捕隐阁的修士。昨晚离开宗门的时候,我祖父还将钟师兄批评了一顿,说是几个月前让他负责清理天凡城的各种组织。但是隐阁这么大的存在竟然都没有拔掉,说是钟师兄的失职。所以钟师兄在肖容陨落后,开始全力的搜捕隐阁修士了。”

        李牧一听说钟明月在对付隐阁,心中放下心来,现在这宫陵城怕是自己都自顾不暇,应该没有时间找自己的麻烦,所以自己也不用这样躲藏。

        当天下午的时候,李牧一和钱三万、张凡宇几人在城主府中见到了钟明月和钱清泉。

        钱清泉乃是钱三万之父,同样是心宽体胖的样子,只不过因为留着胡须,所以才增添一份威严的气质。笑着对李牧一说到:

        “你就是李牧一,不错,有空跟着三万到家里开坐坐,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呢!”

        说着就哈哈大笑,与钟明月告辞几句,便离开了城主府。

        钟明月看着李牧一,笑了笑,说到:

        “李师弟还是这般,怎么说呢,还是这般让人惊奇,竟然连宫陵城都招惹上了,不过你不要怕他,这里是我凡门的底盘,就算是天芒宗是玄级势力又如何,他还敢到本门范围内来刺杀你吗?”

        说着,钟明月神色有些落寞,继续说到:

        “肖叔叔……肖容在我刚进入宗门的时候对我照顾颇多,本来想让他到天凡城来安度晚年,没想到,唉,要是不将他派到天凡城,也不至于让他堕落至此。”

        李牧一对钟明月说到:

        “还请师兄节哀。”

        钟明月说到:

        “好了,不提这些了。你是怎么会惹到宫陵城的?”

        李牧一看了看远处的张凡宇,说到:

        “月余前,我和张凡宇、冷倩月三人到万兽山中猎杀妖兽历练,赚取功绩点。同千音宫的两个弟子一同发现了隐天墓,并且进入其中。从隐天墓中得到一些修炼资源,但是最重要的一把插在棺椁上的刀却是没有得到。那千音宫的弟子回去后,应该是将此事告知了千音宫,千音宫应该是将这消息告知了宫陵城或是天芒宗。

        宫陵城在伏杀我的时候,听到他说过一句宁可错杀,绝不放过,想来是怀疑那隐天当年从天芒宗偷盗出来的东西被我得到了。”

        这些事情张凡宇可能已经给出云说过了,所以李牧一也没有隐瞒,当即说了出来。

        钟明月疑惑的说到:

        “那就奇怪了,他们为何只找你,没有针对张凡宇师弟,他当时也在天凡城啊?”

        李牧一说到:

        “可能是有两个原因。其一,在隐天墓中是我最后一个尝试从棺椁上吧刀拔出来,然后发生了爆炸,是张凡宇师兄将我背着逃出来的,所以宫陵城自然觉得我嫌疑最大;其二,就是我虽然是本门的内门弟子,但是在宗门内无权无势。而张凡宇不一样,他是出云长老的亲嫡孙,对他出手可能会引来本门的金丹出手。”

        钟明月听后,赞叹到:

        “李师弟心思缜密,难怪能够连续两次将天凡城中的一些邪魔外道察觉,为宗门立功不小。”

        对此,李牧一也只能够讪讪一笑,感觉这话像是在说天凡城因为自己而不宁静一般。

        正当李牧一心中想着自己是不是有吸引各种事情的体质的时候,一道倩影出现,推了推李牧一的肩膀,说到:

        “李牧一,又见面了。你小子真是,哪里有事情,你就在哪里。不对,是你在哪里,哪里就有事情。”

        得,这本来是在李牧一和钟明月心中想一想的话,这杨倩倩直接就说出来,一时间让李牧一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钟明月替李牧一解围,说到:

        “杨师妹,你不能这样说,要不是李师弟及早的发现肖容的事情,怕是以后会给宗门造成更大的损失。”

        杨倩倩再次推了推李牧一,说到:

        “哎呀,跟你开玩笑的,你可不要当真,不许生气哦。”

        李牧一说到:

        “让师姐见笑了,上次还多亏师姐的相救,否则我命都没有了。”

        李牧一指的是几月前钟明月带领凡门修士清理天凡城地下组织的时候,杨倩倩击退前来刺杀自己的修士之事。

        杨倩倩说到: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对了,听说你和小凡凡他们进入隐天墓了,有没有得到什么好东西,师姐我给你换,放心,不会亏待你的。”

        杨倩倩过来,吧钱三万和张凡宇都吸引过来了,张凡宇喊道:

        “倩倩姐,你又在捉弄谁,李牧一么?”

        杨倩倩眯着眼睛,对张凡宇说到:

        “小凡凡,你皮是不是又在痒了,要不要我给你挠挠!”

        说着深处纤细白皙的手,作龙爪状,吓得张凡宇连忙后退两步。李牧一能够想象以前张凡宇在杨倩倩的手下没少吃亏。

        李牧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盒,里面装着一株灵药,对杨倩倩说到:

        “我在隐天墓中得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这灵药,不知道师姐需要与否。”

        杨倩倩见李牧一真的将隐天墓中得到的东西拿出来,脸上微露诧异,将玉盒接过来,打开,看着里面的灵药,说到:

        “白露草,玄级中品灵药,这株灵药就价值我一大半身家了,我可换不起,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钟明月在一旁说着:

        “杨师妹,你只看到这玄级中品的白露草,却是不知道那装灵药的盒子才是真正的宝贝。”

        杨倩倩拿着玉盒,说到:

        “不就是一个玉石盒子吗,有什么稀奇的。”

        钟明月转头问李牧一:

        “牧一,这盒子连用灵药都是你在隐天墓中一起得到的吧!”

        李牧一点点头,表示认同。心中已经猜到钟明月要说什么,自己得到这灵药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想法。

        果然,钟明月点点头,说到:

        “隐天陨落已经数百年,这盒子能后保存其中灵药数百年时间不腐烂,不流失灵气药效,这样的玉盒还不珍贵吗,若是用来盛放一些灵气容易流失的丹药或是灵草,那可是许多炼丹师想尽办法也做不到的。”

        最后还是李牧一将玉盒以及其中的白露草收了起来,杨倩倩没有与之进行交换。

        之后李牧一、钱三万和张凡宇回到天福客栈,准备第二天就回到宗门。

        傍晚,在天福客栈中,一个小乞丐给李牧一送来了一张纸条,李牧一回到房间中将纸条打开,然后用刀将上面的字一个一个的剪下来,按照一定的规律将其中的一些字挑选出来,重新的排列到一起,形成一句话:隐阁伤亡惨重,宫欲报复钱氏。

        这是苏素素给李牧一送过来的关于宫陵城和隐阁的情报。钟明月奉命追捕隐阁中的修士,钱清泉也带着钱氏家族的修士参与其中,隐阁伤亡惨重,但是宫陵城自然难以报复钟明月,所以就挑选了实力不强,依附于凡门的钱氏家族。

        赶紧将钱三万和张凡宇叫来,将纸条拿给钱三万看,说到:

        “这是苏素素传来的,说是宫陵城要对付你们钱氏,你怎么看?”

        钱三万当即说到:

        “会不会是苏素素传递假情报?”

        “应该不会,我在其身上留下手段。同时我能够感觉到苏素素好像有些恨宫陵城,所以这情报应该不是假的。”

        张凡宇这时候说到:

        “你们先冷静下来,就算这情报是真的,也要先弄清楚他们是打算怎么对付钱氏。是直接攻打吗?还是针对钱氏的产业?”

        李牧一想了想,说到:

        “这样吧,三万,你回去将此事告诉钱伯父。凡宇,你去将此事告诉钟师兄他们,至于如何判断,就交给他们。还有,你们告诉钟师兄和钱伯父,如果苏素素的情报是假的的话,那很有可能是声东击西,不得不防。”

        正要离开的张凡宇愣住,转过头来问道:

        “声东击西?难道他们还敢攻打城主府吗?”

        “我也只是猜测,没有根据,但是我们不得不防。”

        而李牧一则继续留在客栈中,心中盘算着这一次能不能将宫陵城彻底的赶出天凡城。

        在天凡城一处隐秘的民宅中,宫陵城对着一种修士说到:

        “凡门应当不会让我们在天凡城中潜伏下去,所以我们应该会在短时间内撤出来。但是能后撤出来之前将钱氏覆灭,也是能够给凡门一个重大打击。这样,素素,你带着刘前辈的人马从西侧偷袭钱氏所在的青榆丘,我带着剩余的人马从东面强攻,今晚就行动。”

        然后又连续的吩咐了许多事情,才让苏素素和刘姓老者带着人离开了。

        宫陵城看着苏素素离开,脸上的神色立马就阴翳起来,对身边的几个修士说到:

        “今晚在城主府外埋伏,苏素素她们那边偷袭,敌人摸不清情况,城主府的钟明月等人肯定是会前去救援的,等他们一走,我们将城主府洗劫了。”

        边上的修士说到:

        “那素素小姐她们怕是有危险,会被钱氏的修士歼灭的。”

        宫陵城冷哼了一声,说到:

        “不用管那个贱货。”

        边上的修士不敢多问,显然知道苏素素是被宫陵城当成炮灰了。

        当天晚上,李牧一没有去钱氏家族中,而是悄悄的往城主府方向而去。因为越是后面,心中越是怀疑宫陵城极有可能是声东击西,倒不是怀疑苏素素送来的是假情报,而是觉得宫陵城可能没有信任苏素素。

        毕竟根据苏素素的说法,她接触到宫陵城都才几个月的时间。

        夜幕降临的时候,青榆丘如同往常一样陷入宁静当中,但是越发黑暗的夜幕之下,隐藏着一双双眼睛。

        苏素素和刘姓修士带着不少的修士到了青榆丘的西侧。苏素素对刘姓修士说到:

        “刘先生,你带领着众人悄悄潜入青榆丘中进行偷袭吧,我带领着一部分人在外面接应你们,要是遇到突发情况,也能够有一条后路。”

        刘姓修士只以为这苏素素是贪生怕死,不想进去以身犯险,但是想到这女子以后可能回事宫陵城的道侣,心中尽管不愿意,还是只能够答应下来,说到:

        “那素素姑娘自己小心。”

        说着就带领着众多修士进入其中偷袭钱氏一族的修士。

        很快,青榆丘中传出来一阵阵的打斗声音,显然青榆丘中的修士早有了准备,而刘姓修士进入了钱氏家族事先准备好的陷阱中。

        苏素素听着里面的打斗声音,脸上平静的表情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而在天凡城中,城主府外不远处的街道中,宫陵城带着不少的人潜伏在街道的房舍中,等待着城主府中的修士离开后就准备洗劫城主府。

        果然,很快城主府中出来一队修士,乃是杨倩倩和凡门中另外三个筑基期的修士带队,急匆匆的样子,显然是接到了钱氏求救的信号,然后往钱氏所在的青榆丘方向而去了。

        宫陵城心中冷笑:这钟明月还是谨慎,自己流下来镇守城主府,但是就算留下又如何,今天说不得让你丧命于此。

        又等待了半炷香的时间,宫陵城才下令到:

        “吩咐下去,攻入城主府中,把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都带走,不能够带走的东西全部破坏,凡是阻挡者,杀无赦!”

        然后,自己带头就往城主府的方向冲了过去。

        守在城主府门口的修士见到这么多人冲过来,早就下的魂飞魄散,大声喊道:

        “敌袭,敌袭,有修士冲击城主府……”

        然后一路退回到了城主府内,府中一道愤怒的声音喝问到:

        “何方宵小更冲击我凡门重地,找死!”

        宫陵城一步跨入府门,哈哈大笑说到:

        “钟明月,到现在你还摆着你那凡门第一真传的架子么,我就是冲击了你凡门的城主府又怎样,不仅要彻底摧毁这城主府,还要让你这凡门第一真传饮恨于此。”

        钟明月手持三尺青峰,神色凝重的走到府门与后方大殿间的练武场上,看着以宫陵城为首的三个带头修士,说到:

        “久闻你宫陵城乃是天芒宗的天才弟子,今天我就要请教一下。也不用你一人上,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说着,青锋一闪,一道剑光就冲着宫陵城三人而去。在宫陵城旁边的一个修士同样拿出一柄长剑,将钟明月的攻击卸下,但是却后退了两步。

        宫陵城对着后面的一群炼气期修士说到:

        “你们想不要动,在这里为我们压阵就行,看看我们是怎样将凡门第一真传斩于剑下的。”

        说着,就和另外两人冲上去与钟明月战斗开了。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1986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