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大千无间 > 0031 后手

0031 后手

        钟明月乃是筑基期巅峰的修为,据说距离金丹期也不远了。而宫陵城一方的三个筑基期修士,宫陵城自己是筑基期初期,但是战力堪比筑基期中期,而另外两个则都是筑基期后期。

        四人一时间在练武场上战斗起来,周围双方的炼气期修士一边与对方对阵起来,一方面又将四人战斗的广场给围了起来。

        钟明月不愧是凡门的第一弟子,面对三人的攻击,竟然显得异常的从容,很是轻易的将三人的攻击接了下来,同时还能够时不时的发出致命攻击,要不是对面三人之间的配合密切,怕是早已经有人负伤挂彩了。

        宫陵城心中同样是震惊,自己三人都是天芒宗的修士,三人之间相互配合的天衣无缝,就算是面对即将突破到金丹期的修士,也能够做到压着对方打,但是面对钟明月却是久久不能够拿下。

        宫陵城一边全力施展法技,一边配合这另外两个同伴的攻击之势,但是仍旧不能够奈何钟明月。这让宫陵城心中更加的坚定了钟明月若是此次逃过一劫,将来必定会是自己的大敌。

        还有这凡门究竟是怎么回事,出了一个李牧一这样的怪胎,能够以炼气期的修为从自己手中逃脱就罢了,现在这钟明月的实力也是这般强劲,看来这凡门怕是所图不小。

        就在宫陵城一边战斗,一边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钟明月将另外一个修士逼出一个破绽,然后抓住这个破绽,一剑刺伤了这个修士,三人联合攻击钟明月的状态瞬间被打破。

        双方都是收手而立,钟明月笑着说到:

        “看来你们今天不仅不能奈何我,怕是还要栽在这里了。”

        宫陵城面色很是不好看,自己这次行走玄康郡修真界,本来是增加自己的威望,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势力,没想到在这天凡城中屡次三番的碰壁。当即一狠心,手一抬,后面炼气期修士中又有三人走出来。

        而这三人每走出一步气势就发生一分变化,等到三人走到宫陵城身边的时候,就已经是筑基期的修为。钟明月冷声说到:

        “我承认,钟明月,你是很强大,但是我这边可不止三位筑基期修士,要是你凡门修士不能够及时赶过来,怕是你今天真的要饮恨当场。”

        钟明月面无表情的说到:

        “素闻宫道友谋定而后动,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本来钟某此时应该说一声‘佩服’的,但是奈何钟某也有些后手。”

        钟明月的话音刚落,一道佛号声音传出来:

        “阿弥陀佛,空帆见过宫道友,久闻宫道友非同凡响,今日一见,果然……有些失望的紧呐。”

        然后钟明月身后的大殿中走出来一个身着袈裟的青年和尚,神色讥讽的看着宫陵城等人。而跟着空帆出来的还有两个和尚,都是筑基期的修为,其中一个孔武有力,显然还是走的炼体的路子,是一名武僧。

        宫陵城心中很是不爽,阴冷着脸色,厉声的说到:

        “谁胜谁败,要打过之后才知道,上!”

        顿时所有的修士都冲上去开打起来,顿时整个练武场一片混乱。

        而李牧一此时就藏在城主府的外面,用神识悄悄地偷窥着里面的情况,虽然有筑基期的修士,但是彼此都在打斗,谁又能够注意到自己。

        果然,府内一片混战的时候,有个隐藏的修士竟然从城主府外现出身形,急忙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李牧一心中惊讶与这人的隐藏能力,觉得应该是隐阁的修士,怕是接到宫陵城的暗示去请救兵去了,当即悄悄的跟上去。

        而在城主府中,胶着状态的战斗很快就平息了下来,因为杨倩倩等人突然返回了城主府中,有了几个筑基期修士的加入,战斗顿时就朝着一方倾斜,很快隐阁中的修士伤亡过半,就连筑基期的修士都陨落了两位。

        最后,宫陵城凭借天芒宗的秘术才堪堪的从城主府中逃出来,而剩下的筑基、炼气修士这是全部都被擒拿下来。当然,凡门一方的修士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数人被杀,几乎是个个带伤。

        好在总算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潜伏在天凡城中的隐阁修士基本上都被拔除,就算有些漏网之鱼,也不足为惧。

        李牧一远远的跟着这个修士一路到了城南的一处废弃宅院中,这修士在院子中学着猫叫了几声,这明显的规律感显然是一种暗号。

        果然,一道道纹路在空气中显现出来,这是一道阵法,然后阵法上一道门户显现出来,一个隐阁修士走出来,问到:

        “怎么样了,公子他们成功了吗?”

        然而回答他的是一道寒刃,迅速的从其脖子处划过。

        李牧一隐藏在远处,心中暗想到:这是起了内讧吗?还是自己跟踪的这个修士根本就不是隐阁之人?

        不管真相如何,李牧一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悄悄的隐藏在远处,静待事情的发展。

        很快,这修士从阵法开出的门洞中进入,正当李牧一思考这要不要进去查看的时候,阵法上面的门洞突然的闭合起来了,这就将李牧一给挡在了外面。

        进不去,李牧一只好继续隐藏在外面等着。

        很快,阵法禁制中就传来了几声喝问和谩骂声音,然后是打斗的声音,但是很快打斗声音也平息下来。李牧一猜测是这个修士将阵法内留守的隐阁修士全部都击杀了。

        没想到宫陵城想要以钱氏那边之事行调虎离山之计,反而被钟明月将计就计反算了一道,而他隐阁的老巢却是被别人给一锅端了。

        方才那修士明显不是筑基期的修为,能够很快的结束隐阁老巢阵法内的战斗,显然宫陵城将隐阁的主力基本上全部都带去城主府了。

        只是不知道这神秘的修士究竟是何人,还是那个势力的人?

        正当李牧一胡思乱想之际,一道狼狈的身影快速的朝着隐阁老巢阵法方向过来,李牧一仔细一看,竟然是宫陵城,显然是从城主府众人的围攻当中逃了出来。

        关于宫陵城逃出来,李牧一心中转过数个念头,最先想到的就是宫陵城身上有什么保命的手段,毕竟玄级宗门的弟子;而第二个念头就是,这宫陵城怕是被钟明月等人故意放水逃脱的,毕竟是玄级宗门的弟子,要是真的死在了天凡城中,怕是凡门也会惹上不小的麻烦。

        而在阵法中,还有一个神秘的修士等着宫陵城。

        宫陵城靠近阵法后,没有学猫叫,而是直接拿出一块玉简,往里面注入灵气,整个阵法顿时就开出一道门户,然后宫陵城进入其中。

        果然,不一会,李牧一听到阵法内传出来一声爆喝:

        “你是谁,胆敢击杀我的人,找死!”

        然后打斗声音传出来,显然是和那神秘的修士交上手了。

        很快,一道人影从阵法中冲了出来,像是身负重伤一样,而后面紧跟着宫陵城也追了出来,但是两人显然都是受了重伤,一前一后以不快的速度追逐着。

        李牧一心中闪过数次直接将宫陵城击杀的念头,但是几次都被自己生生的压下去,原因主要有两点:

        第一,这是天凡城,钟明月等人正好与宫陵城大战一场,要是宫陵城死在天凡城中,怕是要给宗门惹来麻烦。

        第二,宫陵城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保命手段,是不是还有什么底牌,自己尚不知晓,贸然出手,很有可能反被击杀。

        而对于前方逃走的修士,李牧一则是考虑将其救走,显然这厮进入隐阁的老巢中,是将隐阁中的东西偷走了。而宫陵城此时返回隐阁老巢,估计就是要带走这些东西,毕竟很多重要的东西不能够在攻击城主府的时候带去,万一落入敌人手中就不好了。

        扯下两块布将自己脑袋和脸都围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然后踩着乘风步,迅速的从一侧冲出来,道前面那神秘修士的身边,准备将其救走。

        但是这神秘的修士也是异常警觉,突然转过身来就是朝着李牧一打出一掌。只是这一掌却是软绵无力,被李牧一轻易的就躲开了,而这神秘的修士像是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一般,竟然直直的就因为奔跑的惯性往前摔倒下去。

        李牧一手疾眼快,瞬间将昏迷的人抱起,踩着乘风步消失在黑暗中。

        后面的宫陵城经过前后两次的战斗,已经到了力竭的边缘,自然是追不上精力充沛的李牧一,看着前方的两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和神识感应范围外,顿时一口气血喷出来,仰天大喝一声:

        “啊~钟明月,李牧一,空帆……啊,总有一天,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李牧一远远的甩开了后方的宫陵城,在城内饶了一个大圈,最后回到了天福客栈,带着这神秘而又昏迷的修士在屋顶上翻窗进入自己的房间中。

        此时这神秘的修士已经气若游丝,显然受了重伤。

        李牧一将其脸上的黑巾取下来,竟然见到一张熟悉的脸:黄登松。

        这人竟然是黄登松,那个苏素素口中说的击杀了天芒宗弟子的散修。

        李牧一神识外放,开始探查黄登松的伤势,看看怎么才能够救治此人。但是神识一扫,整个人当场就愣住了,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

        这黄登松是个女修!

        神识仔细的探查这黄登松的面部,发现这竟然是一种通过控制面部肌肉蠕动而导致样貌变化的易容之术,难怪自己等人都看不出来这黄登松竟然是女扮男装的,就算是用神识,也要像自己现在这般近距离的仔细探查才能够分辨出来。

        不过李牧一顾不上探查他的真实相貌,当务之急是将其救治过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丹药,这是自己离开宗门的时候,专门置办的,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之前被宫陵城打伤的时候,就吃过一粒,对内伤有较好的作用,但是对于毒素没有什么作用,还是自己通过鸿蒙诀的洗精伐髓才将体内的掌毒给排了出来。

        将丹药喂进黄登松的嘴里,神识感知中这丹药顿时在其喉咙处化作一股津流流散到其四肢百骸,开始修复其体内的伤势,李牧一这才放下心来。

        见到其伤势稳定了,李牧一就毫不犹豫的开始搜查其储物袋来。但是储物袋没有搜到,但是找到了两枚储物戒指,其中一枚上面竟然还有禁制,另一枚没有。

        原本以为有禁制的那一枚是宫陵城留在隐阁老巢的,但是等到李牧一发现没有禁制那一枚里面放着很多灵石和灵药,还有隐阁的一些账本的时候,才知道没有禁制的那一枚才是宫陵城的,而这枚有禁止的是这少女黄登松的。

        李牧一尝试了几下,发现自己无法打开这禁制,自然就不能够将其中的东西取出来。

        看着这少女睡在床上,明显是炼气期后期的修为,李牧一猜测这禁制应该不是这少女自己布置的,因为布置禁制需要神识。就算这少女天资决绝,能够诞生神识,那他布置的禁制自己也能够破解才对。

        其实李牧一倒也不是想要得到什么东西,而是对这少女的易容之术非常感兴趣,这东西在手,简直就是栽赃嫁祸、杀人放火的必备技能。

        将隐阁那枚戒指占为己有,然后在上面布下禁制,带在自己的手指上,心念一动,戒指渐渐的淡化,然后完全消失了,但是自己还是能够感受到其就在自己的手指上。

        这就是有禁制和没有禁制的储物戒指区别。有禁制的储物戒指,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愿控制其隐藏与否,而没有布下禁制的储物戒指却是没法从手指上隐藏起来的。

        除此之外,禁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别人就算是得到自己的储物戒指,也难以从中取出里面的东西来,就像现在李牧一没法从黄登松的戒指中取出东西来一样。

        要是强行破解这禁制,可能导致整个戒指损毁,里面的东西自然也不能够幸免,除非破解禁制的手段极其高超才能够巧妙的破开禁制,得到里面的东西。

        李牧一自己也在修炼阵法,对于破解禁制和破解阵法自然感兴趣,所以就拿着少女的戒指研究了一晚上。

        倒不是说少女在房,自己坐怀不乱,而是因为这黄登松易容术太高超了,一副男子的形象,让李牧一不想坐怀不乱都不行。

        第二天,黄登松醒过来,见到李牧一在拿着自己的储物戒指把玩,当即怒喝:

        “你是谁,快将我的储物戒指还给我。”

        李牧一将戒指往上抛出,然后又伸手接住,说到:

        “好啊,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才行。”

        黄登松也渐渐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显然知道是这个少年将自己救走,并且自己现在伤势未愈,一身实力不能发挥十之一二,所以只能问到:

        “什么条件?”

        “第一,将你的易容术解除,让我看看你的真实容貌。第二,你要把这道易容术给我。怎么样,不算过分吧,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黄登松下意识的说到:

        “休想!”

        “那好吧,我看看怎么才能够将他弄开,这禁制真是好特别,应该能够弄得开的。”

        黄登松连忙说到:

        “别别别……我可以吧瞒天术传授给你,你把戒指给我,瞒天术的法诀在里面,我取给你。”

        “你当我傻吗?”

        说着,李牧一就要朝着那戒指上的禁制下手了。

        黄登松急了,当即说到:

        “我直接告诉你还不行么,瞒天术是……”

        当即就将瞒天术修炼方法和修炼法诀告诉了李牧一,并告诉李牧一这道法术配合神识修炼,修炼到大成的时候,只有修为高出自己两个大境界的修士才能够识破。

        就算是小成的时候,修为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人都难以看穿。

        若是没有神识的修士,也可以用灵气辅助修炼施展,将灵气凝聚带面部,控制这面部肌肉变化改变自己的容貌。将灵气聚集在喉咙,也能够控制自己声带发音情况改变自己的音色和音调。

        李牧一已经诞生了神识,尝试了几番,很快就能够简要的施展这瞒天术,所差的只是不断的练习,还有熟悉的了解不同样貌的一些细节,这样才能够伪装的更为逼真一些。

        然后李牧一对黄登松说到:

        “还有你叫什么名字?”

        “黄登松。”

        “我说的是真名叫什么?一个女的怎么可能叫这名字。”

        少女脸色大怒,说到:

        “啊,我要杀了你!”

        就冲下床来,朝着李牧一杀过来,然后眼前的李牧一突然身形消失,然后眼前逐渐漆黑,软弱无力的倒下。

        李牧一将少女抱回床上,叹了一口气,自己真没有对你做什么。

        看着这张少年的脸,李牧一突然神识探出,将其脸上肌肉中的灵气打散,然后面部的皮肉开始蠕动,最后一张精致清丽的脸出现在眼前,竟然比那苏素素还要美上三分。

        正当李牧一看这这张绝美的脸的时候,突然钱三万在门外敲门,说到:

        “牧一,那个苏素素到客栈来找你了,说是让你兑现承诺。嘿嘿,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http://www.bsl666.com/xs/282329/620002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