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变成反派崽崽后我成了团宠 > 35、第 35 章

35、第 35 章

        ("变成反派崽崽后我成了团宠");

        沈英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窗外,

        脑子里却全然是几日前凉亭里宁太妃说的话。

        “阿九,你知道吗?我是恨你的,因为你我好好的儿子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可我又是最没有权力恨你的人,

        因为我这个不合格的母亲也是帮凶,从一开始就是。”

        “小轩是我刚入行那年偷偷跟人苟合留下的,妈妈对我很好,

        帮我掩埋了过去,但要求我不能认小轩这个儿子,要将他当弟弟养,

        这是对我好,

        否则我只能沦为下等妓/女,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磋磨呢?我也不愿意,但这却委屈了小轩。”

        “刚开始他是以为自己从小就没有爹娘兄弟,

        羡慕过的孩子过的不开心,后来我忍不住偷偷跟他暴露了我是他母亲的事情,

        本想让他开心起来,

        但却因为身份原因不得不疏远他,

        严厉的训斥勒令他不许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许叫我母亲,

        尽管小轩从小聪慧懂事,

        但当时的他到底才三四岁大,他会听话懂事,

        但却不能理解我的为难,明明有母亲却不认他,这不仅没能让他开心起来,反而让他更伤心难过了。就在我正踌躇无措的时候,你出现了。”

        “他因为在青楼长大,

        又没有兄弟姐妹父母,从小就被其他孩子孤立排斥,你是第一个主动接近他的孩子,说实话在他来跟我说想要你跟着他,照顾他的时候,我是很吃惊的,不光是因为你主动接近他,还因为这孩子从小就不喜欢双儿,不是因为双儿身份低,而是因为他天性要强不喜欢双儿逆来顺受的懦弱性子,当然这不是双儿的错,是千百年的教导所致。”

        “但这不妨碍小轩不喜欢双儿,同样我也不喜欢我儿从小跟双儿待在一起,总觉得会带坏了我儿的风气,不过后来我发现你不一样,你虽然也被世俗压制着下意识的谦卑低顺,但却隐隐带着一丝风骨,你不甘心逆来顺受受人欺辱,总在寻找机会突破活出自我。我很欣赏,为了弥补我不能陪着他亲近他的失职,我同意了小轩的这个请求,让你跟着小轩,纵容小轩宠着你护着你,教你自尊自爱。可也正因如此,酿就了我儿的悲剧。”

        “他对你倾注了所有的情爱,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而你却不想一辈子跟着他,在他满心忐忑的求到我面前来希望我来,说想要娶你为妻,求我为你赎身的几天后,他满心欢喜的带你出去看你们以后的新家新宅子的时候,你跑了,自此之后他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想到这里沈英猛地捏紧了拳头,仰头闭眼。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那天小轩满心欢喜的跑来说是要给他惊喜,他因为前几日听到了龟公和老鸨的对话,神情恍惚根本没有多想,因为不想跟楼里其他双儿一样过任人□□践踏的生活,下意识就跑了。

        “也怪我,觉得小轩年纪还小,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没怎么上心,就想着那天有空再跟妈妈谈谈你的事情,结果几天的功夫就出了意外,你跑了卖身契还在楼里,小轩满心焦急的哭着跑回来叫人帮他一起找你,被楼里的幕后大人看中,用弄丢你的事情要求他卖身还债,妈妈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渣让人去抓小轩,可小轩不肯,等到接到消息赶来,他已经从楼上跳了下去摔断了双腿。”

        “我花光了所有积蓄,答应以后每天都会接客帮楼里赚钱,再加上有妈妈求情,才保下他,之后自是不敢让他在楼里多待,便将他送到了外面一户民居寄居,请人照顾他。因为走不开,我很少去看他,一年之中只有固定的几天才会去,以至于被蒙骗了很久,才知道他在那户民居中过的是什么日子。”

        “你以为他为什么会因为你的孩子不小心尿在了他身上,他就下意识将你孩子从身上推开,因为他曾过了四五年被那对夫妇的孩子带着一群熊孩子欺负他不能站起来追着他们打,在他屋里身上衣物上撒尿,羞辱嘲笑他是个又脏又臭的瘸子。”

        “你知道吗?小轩他曾经很喜欢孩子的,可就因为这段经历,他拒绝任何人的靠近,尤其是孩子,十多年了,如今已经年近而立了,都不肯娶妻纳妾,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拥有一个琴瑟和鸣的王妃,一双可爱懂事的儿女。”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阿九,你告诉我你有什么权利怪他?”

        沈英低头扶额死死咬住牙关,一把抱起床上躺着自顾自玩脚指头的小程安,转身就要往外走,但没走两步又停下,重新将孩子放回床上,愣愣地低头站着,犹如做错了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大型狗狗。

        小程安已经很淡定了,自从那天他家爹爹听完宁太妃的话,抱着他恍恍惚惚的回来,这清醒一天能上演不下十来次,刚开始他看他爹爹那么愧疚自责悔恨的模样,他还会哄哄,后来眼见实在哄不下来,就随他去了。

        而申屠轩自从那天之后,几天也没见人影了,这可不像原著里的作风,原著里申屠轩跟他爹爹可黏糊着呢,天天来他爹爹面前刷存在感,只不过最后都是两人折腾一番你虐我我虐你告终,现在这情况,估计也是因为差点摔了他,嘴上可能不承认,但心里隐隐觉得愧疚于他爹爹,所以不好意思来耀武扬威了?

        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他爹爹跟宁王一天不见面,两人就此交涉一番,他爹爹就能天天这么折腾他,想抱着他去找宁王安慰补偿一下宁王,又觉得自己犯的错不该让孩子承担风险,就抱着他抱起来放下抱起来又放下的折腾。

        哎~

        小程安想想都忍不住替他爹爹纠结叹气。

        太难了。

        “沈郎君在吗?”

        外面突然传来叫喊声。

        外面忙活的两个小丫头忙应说:“在的,在的,陈嬷嬷怎么了?是太妃找沈郎君有事吗?”

        陈嬷嬷笑应:“倒也算不上什么事,就是太妃那边做了些给小孩子玩的玩意儿,请沈郎君带着小公子过去挑挑看。”

        “好,我收拾下就带着安安过去,麻烦嬷嬷跑一趟了。”

        沈英抱着小程安从屋里出来,对着陈嬷嬷哑声应。

        说是算不上什么事儿,让去挑玩具,说白了就是太妃想逗孩子玩了,否则直接让人送来就是了,那还用他们去挑。

        沈英自从得知申屠轩的情况后,无论是对申屠轩本人还是宁太妃都有很深的愧疚。

        却是他很不幸,但他的不幸不是申屠轩和宁太妃造成的,而申屠轩和宁太妃的不幸却是他造成的。

        是他害申屠轩失去了双腿,遭受羞辱折磨,留下了很深的阴影,没办法像个正常男人一样娶妻生子,是他害宁太妃失去了一个健康的儿子,失去了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

        要不是儿子是有生命有人格的,他可能都想送一个给申屠轩和宁太妃补偿他的罪过。

        沈英很快收拾好就带着孩子过去了宁太妃那边。

        宁太妃这边确实不用他挑什么,所以小玩意儿都是准备的一式两份,小沈昌那边的她已经让人送了过去,但有几天没见小程安,她也想这个乖巧的宝宝了,所以才叫人过来拿。

        “见过太妃。”

        沈英上前行礼。

        宁太妃当即道:“不用多礼。”

        而后笑咪咪说:“来,快抱小程安过来这边,看看这些小玩意儿喜不喜欢。”

        像是已经忘了几日前的不快。

        沈英抱着孩子上前去。

        小程安特别上道,当即扭头对着宁太妃伸出了他的小手手。

        宁太妃顿时笑开怀:“哎呦喂,这是要我抱抱的意思吗?这孩子真乖真灵啊。”

        说着宁太妃下意识就要伸手,而后顿了顿,看向沈英试探问:“我可以抱抱吗?”

        沈英被问的先是一愣,而后略有些僵硬的扯了个笑说:“当,当然可以。”

        宁太妃这才欢欢喜喜的将小程安抱到了怀里,随口吩咐了沈英在一边坐下,搂着他看旁边的小玩意儿,其实说是小玩意儿,但其实乱的很,什么都有,有穿的戴的用的玩的。

        宁太妃给小程安手里塞了个小老虎布偶,又挑了个精致的小金锁套在小程安脖子上。

        小程安一看是金子,想到古代鉴别金子真假的方法,下意识试着拿起来放在嘴里咬了下,结果自然是没咬动,因为他还没长牙呢,咬的他一阵挤眼。

        宁太妃和陈嬷嬷在一旁看着却是要笑死了。

        沈英没有参与进去,在一边坐着有意无意的往门外扫。

        是以当宁王回来,过来跟宁太妃请安的时候,沈英是第一个发现的,他的身子瞬间绷直了。

        申屠轩一被推进门,抬头一眼看到沈英在里面也是一愣,身子跟着僵了僵,不过面上却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进门给宁太妃请安。

        “孩儿来给母妃请安。”

        宁太妃抱着崽崽玩的正开心,闻言笑咪咪应:“回来了,你这几天不着家事情办的怎么样?”

        “还行吧,只是出了点小意外,不碍事。”

        申屠轩虽然是为了躲人出去的,但也确实是有正事,他主动将沈威掀了,他调查禹王和李鸣之间的事情自然也就跟着被李鸣查了出来,他的人手都需要安置,也需要针对李鸣和禹王接下来的动作,做出部署。

        不过暂时这两人不会动手就是了,因为他这一举动同时也迷惑了禹王和李鸣,觉得他可能是在像他们示好,所以那边暂时不会有什么麻烦。

        出了意外的是因为沈威知道李鸣很多事,李鸣不敢白天光明正大下令去拿沈威,担心将自己牵扯进去,打算晚上派人去暗杀了沈威,结果等到杀手夜里过去,沈威已经提前察觉了,一早带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跑了。

        李鸣现在还在全城暗戳戳的找人。

        小程安眼见申屠轩来了,下意识看向自家爹爹,就见他家爹爹捏着椅子扶手的大手,一会儿送一会儿紧,看着宁王想说话又不说,欲言又止的,纠结的他都替他憋了一泡尿。

        申屠轩倒是没像沈英那么纠结,但从进来之后直愣愣的,下意识的回避沈英和小程安的眼神,不看他们,请了个安就急着走。

        “那母妃歇着吧,孩儿先回去更衣了。”

        宁太妃看看自家儿子再看看沈英想说什么,最终也没说,点头应:“嗯,你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吧。”

        霍刀当即就要推着申屠轩转身走人。

        小程安看着他爹爹捏着椅子半块屁股都站起来了,张嘴想要叫住人,但人都快走到门口了,他还没能开了那个口。

        实在是憋不住了,张嘴:“哇————爹爹!”

        宁太妃被刚还玩的好好的,突然就哭起来的小程安吓了一跳,忙下意识就要让人将小家伙给沈英去,结果一看,人小家伙扭头冲着喊得方向是她要走的儿子的方向。

        宁太妃瞬间就乐了,一脸欢喜说:“你这小家伙这么喜欢阿轩的吗?”

        “哇哇————爹爹!”

        小程安不管,就是冲着要走的申屠轩焦急叫爹爹。

        宁太妃见状忙抬头开口唤道:“阿轩,你等下先别走,回来哄哄安安,安安想你了呢。”

        已经被推倒门口的申屠轩后背猛地一僵,犹豫了下又让霍刀将他推了回去。

        他想的是没关系,反正他上次差点摔了那小家伙,小家伙肯定不会找他抱了,最多就是看一眼而已,也不会怎么样。

        但他那知道小程安根本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宝宝,或者说他每次到这种事情上就偏激敏感过头,都不动脑子的,那么小的婴儿哪能记得谁摔过他,谁的感觉让他喜欢,他就喜欢找谁抱。

        是以他刚一被霍刀推回来,前几天刚差点被他摔了的小家伙就对他伸出了两只小爪子,哭唧唧叫:“爹爹。”

        申屠轩一时之间心情不可谓不复杂,有点说不清的激动忐忑,还有恐惧忧虑,想伸手接过来又不敢伸,眼睛甚至下意识往沈英的方向瞥了下。

        宁太妃是最了解自家孩子的心情的,见状忙跟着当说客:“沈郎君,之前是阿轩不对,差点摔了小安安,不过他已经知道错了,这不都准备了这么多小玩意儿来赔礼了么?”

        申屠轩闻言脸色一变,当即对着宁太妃急喊:“母妃!”

        宁太妃没理会他,自顾自的将话说完:“你们就原谅一次他的无心之失吧,让他再抱抱宝宝,他保证绝对不会再摔了。”

        惯的你的臭毛病,赔礼都不好意思说,像你这样还想不想捡儿子了?

        东西确实是申屠轩让人准备的,但他特意吩咐了他母妃不要说是他准备的赔礼,甚至还都准备了一式两份掩饰自己想要赔礼的心思,哪知道他母妃竟然当着人面就将他卖了,不由瞬间涨红了脸。

        脸上挂不住,当即就要恼怒喊:“谁稀......”

        “可以,没关系,抱吧。我守着摔不到。”

        “哇——爹爹!”

        纠结犹豫完下定决定的沈英和哭喊要找人的小程安同时出声。

        而后沈英立刻便站了起来,从宁太妃怀里接过小程安,快步走到了申屠轩跟前,将孩子塞到了他怀里。

        申屠轩当嘴的话生生卡住,顿时顾不上说话了,忙伸手一把抱紧了放到自己怀里的孩子,生怕又给摔了,而且一紧张又忘了孩子该怎么抱,两个胳膊手都箍在孩子腰上。

        沈英想到上次他说的话,一时之间更愧疚了,没说话,很耐心的再次揪正了他抱孩子的姿势。

        小程安则是叭的一口又在申屠轩的俊脸上糊了一嘴,而后眯眼咯咯笑。

        申屠轩呆愣愣的看他,像是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差点摔了他,他竟然还会亲自己。

        小程安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回应,他就笑呵呵的在申屠轩怀里挥舞小爪子,踩小脚丫子活动筋骨玩儿,然后踩着踩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玩意儿,初始他还没多想,但他感觉到申屠轩身子随之一僵后猛地反应过来,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不是吧,这光天化日的,你就这么浪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宁王。

        申屠轩也很尴尬,但这不能怪申屠轩,他这几天虽然没回府,但陈嬷嬷也不知道怎么了,总觉得他在外劳累身体虚,需要补,一天三趟的往他那边跑,给他送大补汤,非要他喝。

        他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长时间不发泄,火力本来就够旺的了,再这么一天三顿的补着,可谓是到达了新一季的旺盛高峰。

        不被碰还气火呢,更何况沈英还一直蹲在他面前抓着他的手胳膊移来弄去的,他不热火朝天才怪呢。

        申屠轩反应过来当即就要将小程安往外送,表示他不抱了,毕竟当这个孩子这样也太尴尬了。

        “把,把孩子抱走,本,本王不......”

        可小程安却是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又有了个馊主意,他觉得在这过后,宁王以后可能真的再也不会抱他了,宁太妃可能也再也不会想让儿子抱他了,不过为了爹爹的幸福一切都值得。

        这么想着小程安扭头看了眼,确定他家爹爹没有因为愧疚彻底将他儿子卖了,一直守在宁王的轮椅跟前,时刻准备着接他,回头对着要将他退出去的宁王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笑,然后抬起小脚丫一脚狠狠的踩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小程安笑的一脸天真可爱。

        申屠轩:你是魔鬼吧!一定是!感谢在2021-04-11

        18:10:00~2021-04-12

        17:58: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哒宰的绷带精

        100瓶;丑人多作怪、阿黄不想当领跑

        15瓶;果锅

        5瓶;凶狠的卡机卡机、丰云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变成反派崽崽后我成了团宠");

  http://www.bsl666.com/xs/282337/61851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