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红尘问剑仙 > 第109章 清秋也是你叫的?!

第109章 清秋也是你叫的?!

        笑长虹一行便这样一直边杀着涌来的火焰玄兽,边沿着那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道路行去。

        ......

        在这地下古城,略微发着些许玉色光芒的大殿门前,后方的石道内忽然走来一人。

        其有力的脚步声在这安静的空间内显得异常显耳。

        场内问天行等四人都闻声看来,只见是那赵如枪又折返回来。

        随即四人都收回了目光,问天行还不忘出声询问一句。

        “怎么?赵如枪你刚走没多久就又回来了,是想通了要分这灵性至宝一杯羹吗?”

        赵如枪对其不管不顾,径自走到那大殿的另一边,离四人远远的。随即双手抱在胸前,微闭眼目地淡声说道。

        “你就等着吧,待会有你好受的......”

        问天行不明所以,看着那赵如枪似是不愿再搭理自个的模样,便也将口中想问的话给忍了回去。

        场中五人便这样等了下去。

        而那锁玄缚灵阵内的雨清秋,则是周身的气息都已极度萎靡,其实力可说是十分仅存三分了。

        可其身周的那光罩,却似乎是吞噬了她的力量来补充自身,依旧处于全盛的状态。

        眼下......似乎真地只剩坐以待毙了......

        双手放于腿上静心盘坐的雨清秋,美目闭合,心中却并不但心自身的生死,她也知道对面不可能杀她的,且也杀不了她。

        只不过要被困到什么时候却也是个未知之数。

        不知道诗语那丫头如何了......还有......还没来得及去寻他呢......

        雨清秋内心微微细思间,那两年多前便已深深烙印在心底的面容便又浮现在其心上,勾起一抹那经过两年的发酵,似乎更为醇厚的异样情愫来......

        ......

        “唰——”

        又是一剑斩出,笑长虹眼前那已是堪比小剑师实力的四等玄兽应声破碎而去。

        眼下他所斩的玄兽已是从一等玄兽到了目前和他境界相当的四等玄兽了,却依然没能走到这路的尽头。

        随后还不待他细思一番,眼前又凝聚出了一头四等玄兽,其外形正巧是那笑长虹和夜思岚曾在万兽林中合力斩杀的石猿,而其身上的气势,已是有大玄师的水平。

        笑长虹微眯眼目,紧盯着那一路狂奔而来的火焰石猿。

        如今的他也早已不是万兽林中那连九阶都没有的小小剑士,且其现在处于剑心初启的状态,一眼过去便能看到那火焰所凝的石猿腰腹处有一异常明亮的光点。

        同先前所有火焰玄兽一般,想必那便是它的弱点。

        笑长虹手握朝露,摆出架势,待得拿石猿一路奔至身前,挥拳向笑长虹砸出时。

        他亦骤然出剑,一记斜挑的断霞便斩在那光点之上,随后那石猿便举着还未触及笑长虹的巨大拳头,轰然破碎消散于虚无。

        此后笑长虹方才又带着两人往前继续行去。

        随后亦是出现了诸多媲美大玄师巅峰之境的四等玄兽,皆是一一被笑长虹斩去。

        直到斩去最后一只四等玄兽青峰鸟,随后的一小段时间里才再没了玄兽出现。

        笑长虹顿时心神都警惕起来。

        按照规律,眼下若是继续生成火焰玄兽的话,那接下来便是五等凶兽,堪比人类玄灵之境。

        此时的笑长虹对上此类凶兽,即使是目前自身处于剑心初启的心境之中,也还是稍显吃力。

        况且谁知道后面还有没有六等、七等,乃至八等的兽王!

        他早已在心里做好了势头不对便先带两个小丫头从头上那洞口离开的准备,毕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两个小丫头有事。

        可随后这黑暗的空间内就安静了下来,再没有任何火焰玄兽出现。

        笑长虹却也不敢大意地将剑收起,领着两个小丫头一直走下去,却始终看不到尽头,仿佛这就是一条永远,也走不完的路......

        此时的笑长虹依然处于剑心之境,其大脑和情绪经过先前在洞外的一场宣泄和方才一剑斩一兽的战斗后,都早已冷静了下来。

        于是其便开始思考起为何走不到尽头?

        随后他想起了那赵如枪先前提醒他的话语......

        “进去之后,记得心要静。一直走下去,就能走到大殿。不过虽然说着容易,可真正想要做到......难啊......”

        心要静......难不成那火焰玄兽是考验实力的,而这黑暗长廊便是考验心境......

        自己都已经开启剑心之境了,且此时冷静得可怕,再无杂念,那么......

        随即笑长虹似是想起了什么,收起手上的朝露,停了下来。

        随后他便转过身蹲了下来,将两个小丫头揽进了怀里,在两个不知所措的小丫头耳边轻声说道。

        “墨依,诗语,这黑暗长廊是考验所行之人心境的,所以心中不能忧虑、不能急躁,要静下来,只要静下心来,或许下一步就能走出去了。”

        笑墨依听闻笑长虹如是嘱咐,被其抱在一手里,小脸贴着其面颊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其实笑墨依的心一直很静,甚至静得比这黑暗长廊还要可怕。而其脑海中所想的,除了一个人,便一无所有......那人是笑长虹......

        一旁的云诗语,闻言则是努力收起了心中对于师姐的挂念,努力想些美好的,能让自己静下来的事情,以代替心中那隐隐的忧虑。

        随即其脑海中先是想着师姐和她在那小白屋子外笑语轻谈,随后又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姐夫时姐夫的模样......再然后便想到了姐夫骑着那雪狐,将自己抱在怀里的情形......

        于是这小丫头原先担忧凌乱的心境便就此安宁了下来,似乎沉浸进入了那不可言说的美好场景之中。

        此时笑长虹在叮嘱一番后,便又转身站了起来,随即牵起两个小丫头,郑重地往前迈了一步。

        没有反应,随后又后脚跟上,再往前迈出一步,依旧没有反应。

        迈出第三步......

        笑长虹忽然感觉眼前有了动静,似乎出现了一道门,虽是在这无边黑暗之中,但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了那门的形状,似乎是一道石门。

        笑长虹长足地吸了口气,微微绷紧的内心也放松了下来。

        随即伸出一脚,将那石头推了开来,其内依旧黑暗无比,可笑长虹却似乎看见了无尽的光明与希望。

        他当即不再犹豫,牵着笑墨依和见此也面带喜色的云诗语,踏入其内。

        而在其踏入石门后,那石门又缓缓闭合起来,随后凭空消失在这无边黑暗之中。

        ......

        此时迷失沙漠地下古城的入口处,那残阳映衬下显得凄美的红沙上,一光头小僧迈着步子缓缓行至此处。

        随后其便看到了那不远处遍地残缺,被细沙掩埋了稍许的身躯。

        只见这小僧一晃,便到了这群先前被笑长虹无情屠戮的人前,随即双手合十放于身前。

        “阿弥陀佛,观诸位施主死后煞气与恶念不散,定是先与他人结下恶怨,方才招致此恶果。一叶无能为力,只能在此为之颂一声佛号,以做超度。还望来世诸位重新做人,勿行恶事。”

        这名为一叶的小僧双手合于身前,和善的眼目轻闭,严肃正经地轻声念叨,还随之微微往下倾了一下头。

        随即他便又将手放回了那僧衣之下,转身不再去看那遍地的尸首。

        随后再一晃他便来到了那最近的一处洞穴,随后轻轻一跃,便也进入了那洞穴之内。

        此人名唤一叶,倒是和那天骄榜上的一位天骄重名。

        可好巧不巧,这并不是重名,此人便是那天骄榜上的一叶。

        那以十九岁之龄成就大棍师,来自位于异域外国的菩提寺,如今菩提寺主持的关门弟子,天骄榜上位列第六的一叶。

        此人竟不远万里,乘舟漂洋过海,来参与这地下古城之争,想必其内,确实是有何吸引这域外僧人的至宝吧......

        ......

        此时,那地下古城的大殿门前。

        赵如枪双臂抱在胸前,靠在大殿门的一边,稍许略感不耐地睁开眼来。

        随后他瞥了瞥四周各自闭目站着休憩的四人,倒是佩服他们的毅力,竟然真能就这么等下来,倒也不愧是远超同辈的天骄。

        而他赵如枪虽是不耐了点,倒也并不是等不下去,只是他很久没动过手了,感觉他的枪都有些痒了。

        不过眼下虽然动不了手,耍耍嘴皮子还是可以的。

        一念至此,赵如枪又开口打趣道。

        “问天行,我劝你现在把雨清秋给放了,不然待会有人要来找你麻烦咯!”

        那原本闭目静候的问天行,闻言又睁开内蕴一丝丝威严的有神眼眸,看着那同样睁眼望来的赵如枪,疑惑问道。

        “你什么意思?”

        赵如枪也来了兴致,便和他聊了起来。

        “你用卑鄙手段困住了曾经还当众表达过爱意的雨清秋,人家男人自然找来了。”

        问天行听闻赵如枪拿他年少时曾大胆表露对雨清秋的爱慕这一事来调侃自己,顿时横眉冷竖,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对赵如枪动手的意思。

        且这货还胡乱编造了一个雨清秋的男人来激怒自己,实在是可恶至极。

        随即他按耐下对赵如枪这个嘴炮王的满腔怒火,冷声说道。

        “你少在那风言凉语,我和清秋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插嘴。”

        而赵如枪还想继续嘴炮怼上一句,顶多再有个半天,人家就找来了。

        此时,赵如枪还未开口,那与殿门相对的石道后便传来一阵带着森冷寒意的清朗男声。

        “清秋也是你叫的?!”

        【作者题外话】:(今日二更)xdm,继续求收藏阅读加票票!天来拜谢!

  http://www.bsl666.com/xs/284058/630715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