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翼飞本纪 > 116.上山

116.上山

        两男一女,步行出了儒城学院。

        秦可宝说:“二位,今日天气晴朗,适合去郊外游玩。”

        马户说:“咱们没有马匹,走路去吗?”

        秦可宝说:“有你便可呀。”

        “啊?”马户不明所以。

        秦可宝噗哧一笑,说:“你不是马户吗?”

        马户抠了一会脑袋,才省悟过来,红脸道:“你倒会取笑我。”

        秦可宝说:“开个玩笑啦。就算你真是牲口,两个人也不够骑咧。”

        毛翼飞暗暗叹气,马户在秦可宝心目中的地位委实低下,就连名字都拿来做文章。

        马户说:“那好办嘛,我回去,你俩去租一匹马不刚好吗?”

        毛翼飞忙道:“莫生气,出来玩就是图个开心。”

        秦可宝也说:“我向你赔不是啦。”

        马户这才转怒为喜,不再计较。

        三人走出两里有余,秦可宝说:“这里离租马的马场还有上十里的路程,咱们还走吗?”

        马户说:“我没所谓,再走一百里都无妨。”

        毛翼飞说:“不如换个节目吧,荒郊野外的也没啥乐子。”

        秦可宝想了想,道:“附近有一座儒山,不如咱们登山去吧?”

        马户和毛翼飞都没表示异议。

        很快,三人来到了儒山的山脚。

        毛翼飞仰头望见,半山腰的山道上,密密麻麻的人头汇成了一道流水。

        山顶上,有一座大庙,门前的广场人头攒动、香火不绝。

        秦可宝走去路边,买下三串冰糖葫芦,走回来分了两串给马户和毛翼飞。

        “我们去买点香烛吧。”秦可宝指着不远处的小摊。

        三人到了小摊前,各自挑选了一套祭祀的物品。

        秦可宝准备掏钱付款,马户伸手制止:“这个不能代付,要自己买,否则就是没有诚意。”

        毛翼飞说:“有理,我都不懂这些常识。”

        三人上了山道,秦可宝走最前,马户跟在她身后,毛翼飞殿后。

        走不多远,秦可宝就娇喘吁吁。

        毛翼飞搡了马户一下,马户扭过头来。

        毛翼飞递出一个眼色,又做了个手势,示意马户搀住秦可宝。

        马户笑了笑,点点头。

        “秦可宝,还走得动不,不如我扶你上山啊?”马户说。

        秦可宝叉腰站定,摇头拒绝:“我还是自己来,正好活动筋骨。”

        毛翼飞暗骂马户愚蠢,这种事还要说出来,直接动手即可呀。

        所以当马户向毛翼飞做出无奈的表情时,毛翼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只差没骂出声来:“你这个蠢货!”

        三人继续前行,到了一个十分陡峭的路段。

        秦可宝望而却步,转身说:“此地甚为险峻,该如何是好呢?”

        说话间,一对眼睛却是对着毛翼飞滴溜溜直转。

        毛翼飞会意,伸手拍了马户一下,“去扶她!”

        马户却是一脸呆萌,看了看秦可宝,说:“这合适吗?男女授受不亲啊。”

        毛翼飞气得直跺脚,说:“你不扶她,她怎么上去?你刚才怎么不提授受不亲呢?”

        秦可宝咯咯直笑,说:“我飞上去呗。”

        马户小声道:“爱儒兄,不如你来扶她吧。”

        毛翼飞瞪了马户一眼,走到秦可宝面前,说:“没啥好扶的,干脆我背你吧。”

        这本是一时气话,孰料秦可宝笑开了花,拍手道:“好啊好啊!”

        毛翼飞只得弯下腰来,等她上背。

        秦可宝有意刁难,从石级上往下一跃,跳到毛翼飞背上。

        毛翼飞吓了一跳,反手把她扶正,大步上山。

        马户呆呆地说:“爱儒兄,你可真是猛男,背个人比我走得都快。”

        秦可宝笑着招手:“马户你快点跟上啊,咱们比试谁先到山顶!”

        到了半山腰一个亭子的时候,秦可宝喊道:“停下停下!我渴了,买点水喝!”

        毛翼飞蹲下来,放下秦可宝。

        再回头一看,没有马户的人影。

        秦可宝从一个卖山泉水的老汉水手上接过两大碗水,对毛翼飞说:“爱儒,喝水咯。”

        毛翼飞接过水碗,一口把水喝了个干净。

        只觉这山泉之水又凉又甜,醒脑提神。

        “咱们等一等马户吗?”毛翼飞问。

        秦可宝说:“你不怕他爬得比我们快吗?”

        毛翼飞找块石头坐下来,说:“我背不动了,你自己走吧。”

        秦可宝攥起拳头,捶打毛翼飞厚实的肩膀,笑道:“我还嫌自己轻了,要找座山来压你才好咧。”

        卖水的老汉笑眯眯地望着二人打情骂俏,回想自己曾经的青春时光。

        马户气喘吁吁地爬上来了。

        “爱儒!可宝!我也上来啦!”马户挥舞手臂。

        秦可宝指着山顶,“还早着呢,你得加把劲儿!”

        毛翼飞说:“先喝碗水,休息一下再爬。”

        马户顿住脚步,挥袖擦去头上的汗水,说:“不喝了,我先行一步,你们来追我吧。”

        望着马户远去的背影,秦可宝焦急地对毛翼飞道:“你还不走,他就要爬到山顶啦!”

        毛翼飞说:“不急,再歇会气。”

        秦可宝有意挖苦:“还以为你有使不完的力气,原来也有枯竭的时候哇。”

        毛翼飞果然中招,霍地起身道:“哪有的事,到我背上来!”

        秦可宝喜滋滋地上了毛翼飞的背,随他开启了暴走模式。

        她只觉得,身下的毛翼飞似乎是脚上安装了车轮,在山道上如履平地,呼呼生风!

        卖水的老汉望着二人消失在山道的拐角,自语道:“这年轻人力气真足,简直赛过了猛虎下山!”

        毛翼飞追到马户身后的时候,马户正低着头,一脚跨过三个石级。

        马户感觉耳畔生风,只见毛翼飞背着秦可宝超越了自己。

        马户咬牙追赶,跨过六个石级后停住。

        然后一屁股坐到石级上,放弃了。

        上到山顶了,毛翼飞微微下蹲,说:“下来吧。”

        秦可宝说:“你背我到大庙前再下来。”

        走不多远,秦可宝道:“爱儒,你有点像一个人。”

        “谁?”

        “我哥哥。”

        “哦,哪点像?长相?”

        “不是。以前小的时候,他经常背着我出去玩。”

        毛翼飞心中不由一暖,道:“你哥哥待你这么好,你可得报答他呀。”

        秦可宝却不回应了。

        毛翼飞感到,背上的秦可宝在不规律地起伏。

        扭头一看,秦可宝脸上挂满了珠泪。

        “你怎么啦?”毛翼飞顿住脚步。

        “没啥”,秦可宝拭去泪水。

        毛翼飞接着往前走,身边有急匆匆赶着上香的香客,迎面是才从庙里出来的人流。

  https://www.bsl666.com/xs/299705/702217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sl666.com。百书楼手机版阅读网址:m.bsl666.com